Nightea
我根本不会搞闯作
 

《光源 ——《V字仇杀队》影评》

去年四月写的东西,为了防止哪天被我脑抽删了还是发上来……

啊这真的是我写的吗人果然是不断退化的动物T T


+++


——Who is but the form following thefunction of what……and what I am is a man in a mask. 

(我是谁?名字只是事物的代号而已 而我是一个戴面具的人。)


有个人将被铭心牢记。


那该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是反派,因为他一直在反抗政府,但他却没有被真正的黑暗同化。他是疯子,因为他的所作所为绝非不是正常人的行为,但他却比任何一个“正常人”都仔细洞彻这个世界——肮脏的、腐败的、黑暗的世界。也许它表面的和平繁华令人向往。


事情发生在一个未曾出现的时空,或许是一个平行世界,又或许可以把它叫做——未来。在那里,他遇见了一个女人——Eyey。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他救了她——这真是个庸俗到不行的遇见方式,英雄救美。可整部电影却未被这样的情节而庸俗化。救人的不一定是英雄,可以是戴面具的疯子;被救的不一定是美女,可以是看似柔弱的勇士。

 


——That with devotiors visage and piousaction we do sugar over the devil himself.

(人们往往用至诚的外表和虔诚的行动,掩饰一颗魔鬼般的心。) 


Eyey曾是被那样残暴的政府荼毒——法西斯极权主义,秘密警察无处不在,外国人、同性恋者和反对人士都会被抓入集中营处死。但是,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所有人都情愿默默忍受,在那里,你被剥夺了言论自由,否则会被处决。甚至连吃饭睡觉娱乐呼吸都会被一双可怕的眼睛凝视。没有人敢站出来,因为就算是赌上了生命,也再也没有任何一个人加码,绝对不会有人帮助他。原本心中满满的义愤填膺随时间的淡化,已经麻木了——


麻木地看着陈辞滥调的虚假新闻,麻木地接受政府爱党爱国的思想洗脑,麻木地遵守一切不合理的规定,麻木地过着时刻被监视的幸福生活……她也曾是其中一员。


他却不是。


他绝不是。

 


——It is to MadameJustice that I dedicate this concerto in honor of the holiday she seems to havetaken from these parts and in recognition of the imposter that stands in her stead.

(我将这首协奏曲送给正义女神,提醒世人这社会缺乏正义感,并揭露当权者的狰狞面目。)


11月4日晚,他告诉Eyey他叫做V——他知道她一定会把他当做疯子。11月5日12时,他带她去看了他摧毁老贝利的全过程,伴随着1812的序曲——那可真是完美的艺术。她惊愕,他狂喜,那面具下的表情——就像那面具上那夸张的笑容,不,一定会有更大的弧度。一切印在时光中,留下不可抹去的色彩。


他的暴力演讲、他所拥有的一切、他的计划,无一不在Eyey的心中加深了“V真是个疯子”这样的字眼。所以,她背叛了他。


那时,她坚信他绝对无法成功。

 


——The God isin the rain. 

(上帝就在雨中。)


Eyey绝对不会想到自己竟是被关在V的家中。很长的时间里,她接受了难以承担的痛苦,被剪光了头发、经受酷刑——她明白脆弱的生命经不起考验,但她未曾透露有关V的丝毫讯息。或许是她也开始厌恶这个政府,或许在潜意识里,他已经被V的思想所同化——如坚信世间唯一的真理。


在那个时代中,那也的确是世间唯一的真理了。


她为V对他所做的一切愤懑与憎恨。可却又不可置否——她变得勇敢了,甚至还是V告诉了她这个事实。与此同时,死神也不再是令人惧怕惶恐的存在。因为这样地——如同在开水中生活,已失去了意义。


还有那封来自Valerie的信,她是个同性恋,所以她必须被处决。Eyey感到悲哀,感到可笑,在愚蠢的政府统治下愚蠢地生活,无论怎么想都是相当可笑的事。


反抗吧,结束吧,毁灭吧。


Eyey在雨中新生了,就如同V在火中新生那样。


上帝就在雨中。

 


——He was Edmond Dantes.And his was my fahtherand mymother,my brother,my friend ,He as you…and me,He was all of us!

(他是基督山伯爵,他还是我的父亲、母亲,我的哥哥,我的朋友,他就是你和我,他是我们每一个人。)


一切正如V所料想的那样,杀死了首相,同时自己也危在旦夕。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唯一失控的是他的感情——他爱上了Eyey。而后便是安静地在心爱之人的怀里死去。那个无人可与之匹敌的V,终于还是死了。


他的身体与议会大厦共同灭亡。至死都未曾摘下他的面具,至死依旧在讽刺那可笑的政府——不,他的笑容将会有更大的弧度。


就如同在影子上留下了一闪而过的光亮,而后毁灭那个影子,V正是那个光源。随后便引来了大片的光亮。麻木成为了过去,意识里的自我被V唤醒了。


这大概不是现实生活中能发生的事,就像没有“V”会出现在真正的生活中。


他仅在平行世界——或是未来,真实的、有血有肉的存在。


V won victory.


V的意志将会唤醒整个世界,并将永不衰败。


评论
© Nighte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