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ghtea
我根本不会搞闯作
 

《Yesterday once more|昨日重现》

文前说明:

Ⅰ.cp:利艾,首发贴吧。

Ⅱ.艾伦便当梗,BE。

Ⅲ.与原作和动漫都有出入,巨人之战胜利设定。

Ⅳ.补刀失败,拍砖从轻,作者饱食终日。

Ⅴ.  好想重写。


韩吉一向不相信利威尔——这个被称为人类最强的家伙会有脆弱无助的时候,她不清楚他的过往只知道那一定是十分黑暗的,经历过那样的岁月磨砺就算是懦弱的人也会变得强大,更何况是生来就带着这种特质的家伙。所以在那个时刻他依旧是波澜不惊的样子。


那时候她正在窗外看着所有的巨人喷出蒸汽一头一头地倒下,她终于露出了笑,却不是以前看到奇行种时的病娇模样。超大型巨人是维系所有巨人生命的主体,现在巨人们都已经死亡那说明超大型巨人已经被解决了,这可全靠那个新兵艾伦啊。

突然身后听见踹门的声音,更确切地说是门板掉落的声音。仅仅如此她就可以确定来人是谁。来人站在门口,身上的绿色斗篷已全是斑驳血迹,他怀里抱着一个破碎的身体。他浑身上下都冷冷的,只差冒出寒气。

“把他的伤口复原。”

韩吉平静地抬起头,眼镜的刹那反光后露出了已全无笑意的目光。

有机会真想研究一下你的大脑构造。她如是想道。

+++

那是在巨人之战中人类取得胜利的第一天。

为了这个根本无法定义成完胜甚至是在意料之外的胜利,已经折损了这封闭世界上六成以上的人类。而剩下的人类为曾经混乱的战场做着清除工作,还有玛利亚、罗塞、希娜三道防护壁的拆除——人类如家畜般被圈养着的生活也已圆满告终。

许久没有踪迹的阳光终于在这一天停止隐匿,铺洒在广袤的土地上。明明是废墟一片却是新生世界。湛蓝的天空有飞雁如箭矢般掠过,叫声清亮如吟诵赞歌。而比阳光更耀眼的是那些劫后余生的微笑。

放下了手头死伤者的名单整理工作,利威尔去了临时修建的烈士墓地。石碑整齐地排列组合然谁知这片土地曾是荒草丛生的模样,一排排墓碑上的碑文也都极其简单,仅仅是刻上了名字而没有宣扬其伟大事迹——本质上来说也没什么差别。

黑白照片上是单纯熟悉的笑脸。利威尔依旧可以想起发现他们的尸体时瞳孔里惊恐的光,面对这种情况不论是谁都一定会害怕,但你们却没有选择全身而退——你们一定能够做到,至少这瞒不过我。

再也没有利威尔班,剩下的只有利威尔。

……对了还有那个小鬼来着。

艾伦·耶格尔。


“哟,你也在这啊。”不远处的四眼向利威尔挥了挥手臂,由于抱着太多花束的缘故使她动作看上去有点滑稽,而利威尔却没有心情嘲讽她。

韩吉快步走来,将怀中的花束整齐地依次摆放在利威尔前的四个碑上,“一,二,三,四……呀类,怎么多了一束?”

利威尔扫了对方一眼准备着连带她的智商一起哀悼,随后很快地转回了视线,无动于衷的样子看来是不打算说什么。

“不暴躁的利威尔果然显得超可爱呢!”

“找死吗四眼,”利威尔冷冷地扔出这样话,而后敛了敛眼神续道,“你还是这副老样子啊。”

“是吗,”韩吉推了推眼镜笑道,“那你也快点恢复过来吧利威尔,这束花就送你了作为我的激励不要太谢谢我——”

“喂,看不起原流氓是不是。”

“那个,你不去看看他吗。”韩吉用难得正经的语气说道。

“啊,你在讲什么东西。话说回来现在还是你的工作时间吧四眼。”

“我说,还是去看看他吧。”看见利威尔丢过来一脸“你的鬼话我根本听不懂是想偷懒吗这就是在偷懒没错吧”的表情击杀中终于又变成往常那副脱线的样子,“呜哇这是什么表情好恐怖杀人啦!啊——”

一脚踹走四眼后利威尔对着那束硬塞来的花愣了好一会,一如平时皱眉的模样,神情却不觉间变得固执而幼稚起来,最后漠然扔到旁边的草丛里不带犹豫地离开。

嘁,不会有谁再需要它了。


过去或许是太多的尘土笼罩了近地面,灰败的天穹摇摇欲坠随时倒塌。最后一刻艾伦·耶格尔终于阻止了情况的恶化,哪怕曾经一度是被当做危险分子存在的小鬼,也没有对明明过分绝望的现实而丧失信心。

真是有着让人羡慕的意志与生命力啊。

利威尔走到了地下牢房的门前,忽然想起艾伦早就已经从这种鬼地方离开了,看着空荡荡的门里他觉得有些孤寂,甚至开始怀念起曾经那段监禁的岁月。至于为什么会怀念这种东西大概是因为自己不是被监禁的一方吧——


“艾伦哟,你身上的衣服穿了好几天了吧。”

“是,有什么问题吗。”

“全是问题啊,你没发现你的衣领已经黑成这样了吗,袖口上的都是泥啊都给我好好察觉到啊脏死了。”

“……”

“发什么愣,赶紧把衣服脱下来啊小鬼。”

之后利威尔完成了把自己的外套扔给对方接过衬衣和拿了洗衣板和盆一串连贯动作后,兀自面对着艾伦卷起袖管悠闲地搓起了衣服,全然不顾自己会在对方心里留下怎样诡异的印象,而他自己也没有感到这样有任何的不妥。


他走进了地下牢房,冰冷的铁杆无情地分割视野,艾伦曾经就是这样蜷坐在床上,出神地透过铁杆看着这个世界,就像曾经的攘夷志士透过百叶窗注视着这腐朽的国度一般,眼眸暗淡无光,无悲无喜。

最后艾伦头一垂倒在床上睡着了利威尔才懊悔自己居然思考了件不能更多余的事。

现在利威尔握住铁杆,满手铁锈,凉意从掌心渗入,他却更用力地握紧了。

其实和牢房外的视野也没多大差别。
其实牢房内和牢房外也没多大差别。

“艾伦·耶格尔,如果再给你一次选择权,你还希望加入调查兵团吗。”

四周死寂如真空世界。

+++


那是在巨人之战中人类取得胜利的第三天。天空是摄人心魄的蓝,寥寥有絮云悠悠漂浮在空中。清晨便已经是充满活力的光景,荒土上终于长出来了树苗,枝丫上透亮的露珠倒映着这个重生世界,那些美好的感觉伴随一束束阳光直直地透进心里。

韩吉带着104期的剩余新兵从外面的世界回来了,虽然所有的巨人都已全被全数歼灭,但表面上是最后的确认工作实则只是提前满足一下这群新兵们对墙外世界的好奇心。

那个叫阿明的小鬼回来汇报的时候喋喋不休着,尤其兴奋,“我终于看到了大海,果真像书上说的那样充盈着水份,旁边的沙砾中也混着许多宝贵的盐的晶体——不,说起来现在盐一定可以普及化了。不止是盐,在外面的世界人类还能得到更多更多的资源与财富,现在才算是开始真正的生活……”

话说到这里的时候他声音里已无多大欢愉,反而染上了些许悲哀,“如果艾伦也在就好了,他最希望能够亲自看到地平线尽头的火焰之水、冰之大地、沙之雪原,如果他还在,如果他能看到,一定会很高兴的……”

突然气氛凝重了下来,利威尔放下了手里的笔,抬起头来沉默了良久,缓缓道:“喂,你在说什么蠢话啊。”

阿明突然惊愕地瞪着利威尔,刚想再说些什么便被韩吉及时捂住了嘴,“没什么啦是这家伙太兴奋了,大家也一定很累了,我们就不打扰了唷。”

办公室里的人纷纷跟随着韩吉离开了,留在最后的三笠突然看向了利威尔,过于深邃的眼神使人难以读出其中蕴含着怎样的讯息。利威尔一直觉得她一向是个奇怪的女人也便不去理她。她带上门的时候微不可闻地叹息了一声,最终什么也没说出口。

利威尔想重新拿起笔的时候手背碰到了一个冰凉的东西——相片的玻璃表面。

说起来这可是利威尔和艾伦唯一的一张合照,黑白色调,四周是平凡到不行却异常干净的木质相框,连角落里也没有沾染上尘埃。相片的内容也极其简单,艾伦搂着利威尔的脖子,距离近的连头发也贴在了一起,艾伦脸上元气十足的笑容,灿烂得仿佛下一秒就会崩碎。

当然指的是在被韩吉那个死四眼偷拍后把小鬼一脚踹翻在地上看他吃痛地滚来滚去。

“活腻了吗你们两个。”尽管佯装生气地踩在艾伦背上但利威尔心里却想着,还不赖。

此后大概只有利威尔一个人没发现自己脸上标志性的臭脸退却露出了极浅的笑来,而这笑容却不是惊悚的模样。

“这可是张珍贵的照片呢,要好好珍惜啊利威尔,我敢拿艾伦打赌你以后一点会感谢我的的的——啊!”韩吉抱着相机以防自己的一片心血付诸东流。

“谁允许你让我和死小鬼同镜出现了还有拿艾伦打赌算是什么意思欠削吗垃圾。”


那时候韩吉或许是对的。

“真是麻烦啊,”利威尔蓦地努力擦拭起了相片前的玻璃,一丝不苟地说,“这该死的裂缝居然怎么都擦不掉……”

+++

那是在巨人之战中人类取得胜利的第五天。太阳的光芒从厚厚积压着的云层中的罅隙吃力地渗了出来,或许是前几天阳光明媚蒸腾掉了太多水汽导致云雾增多,尽管没有下雨但显然绝对不是个好天气。

利威尔看着剩下的死者名单心想总算是要完成这烦人的差事了,而本已微微放松的心情却又徒的发紧如他紧攥的拳中发皱的纸。

密密麻麻的姓名中他发现了一个不起眼的名字,然他本不该在其中出现。

利威尔暴躁地将手里的笔狠狠摔在地上。


“哟,利威尔啊真是稀客,终于开始困扰起自己的身高想来试试我的增高特效药吗。”韩吉放下手中的药瓶,望向利威尔的目光笑意盈盈。

“韩吉我觉得你应该解释一下艾伦·耶格尔为什么会在死亡名单上。”利威尔难得没有驳回对方无聊的玩笑,他看上去如同一头即将爆发的狮子,这样冷静的声音总让人感到芒刺在背。

韩吉突然凝住微笑,那种严肃冷静的口吻简直不像她:“那么多天也闹够了吧,利威尔。我觉得你也应该解释一下你是什么时候变得比三笠的围巾还要天真这件事吧。

“艾伦是你送过来的,你应该很清楚他的情况。过分利用巨人的力量使得艾伦的身体与巨人的连接深入心脏,言下之意也就是巨人所受到的一切伤害全数反馈给了艾伦,他仅仅是巨大化的人类,不再拥有属于巨人的能力——包括复原能力。

“艾伦·耶格尔,第104期训练兵团卒业生NO.5,确认死亡。”




“小鬼你的声带是真空的吗不要浪费我时间啊。”利威尔等得有些不耐烦。

“那个……我只是想说……我的巨人化能力……很好,没有任何问题。”

利威尔盯着他看了半响,“艾伦唷,你在开我玩笑吗胆子越来越大了啊。”

“还有……”艾伦突然不正常地扯弄着衣服下摆,“其实……那个……其实我喜欢利威尔兵长,如……如果让您感到困扰我感到很抱歉,请忘记!”

利威尔再次盯着他看了半响,而后缓缓起身走到艾伦面前。“你出奇地有自知之明啊。”话音未落,艾伦意料中地被踹倒在地板上,不知自己的身体是否已经足够坚强,在背部强烈撞击地板的时候并没有意料中的痛楚,艾伦挣扎着想起身,暗暗希望着在被兵长嘲讽的时候心脏也不会太痛。

还未来得及起身衣领就被用力拽住了,上半身被控制了运动轨迹被迫抬高,与面前的人交换二氧化碳。

“不要给别人强加意识啊,不过看在我也喜欢你的份上就不削你了垃圾。”

“咦?!您说什么……?”

“听不懂人话吗,这种事怎么可能让我说第二遍。”利威尔加大了手上的力度,直到两人的鼻尖都碰在了一起,他的动作滞了滞,落下一个吻。

这种结果是艾伦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本来决定说出这件事就完全没有任何期待对方给予自己多好的回应。正如之前所说,艾伦本质上并不是在表白,仅仅是在陈述一个事实。但是这结果究竟是不是件好事艾伦却不愿去多想——就此沉沦究竟是不是件好事?

等到利威尔放开的时候艾伦的脸早已红得不像话。

“你的脸出血了吗怎么那么红。”

“……拜托请不要拿我开玩笑了!”


怪不得好几天没看见艾伦了,原来已经死了吗?

利威尔最终压下了怒火,听着旁边四眼的吐槽利威尔终于还是没有暴躁地跳起来反驳,只是怅惘若失地盯着窗外灰败天空,隔着云雾仿若有个满身伤痕的天使正在回去他的归处,而他只能徒劳地做着最后告别。

原来这辈子都再也见不到了吗,我还以为是错觉啊混蛋小鬼。利威尔这样想着,缓缓闭起了眼睛。

+++

那是在巨人之战中人类取得胜利的第七天。久久泫然欲泣的天穹十分应景地下起雨来,阳光完全被阻隔在云彩之外,明明那么好的天却短暂得让人悲哀,淅淅沥沥的雨下得不畅快如一场隐忍的哭泣,地面上隐隐浮着层雾气却如逝川流向远方。

告别仪式上身边的韩吉终于有了身为分队长的严肃与冷静,公式化地陈述着艾伦的牺牲原因,利威尔看着前方黑压压的人群里有人哀痛有人钦佩,就算在他们心中艾伦的形象能与救世主的高度等同,利威尔依旧明白他终究不过是个比普通人稍稍出彩一点的小鬼而已。

就在约莫半月前,艾伦突然从自己身边惊醒,眼睛里全无悲伤却不停地涌出泪来。他怔怔地在脸上乱抹了几下,转头望向了利威尔,他的目光定了定似乎想起了什么,嘴唇突然抿紧而后剧烈颤抖起来,眼里涌出了更多的泪。

“利威尔兵长……其实我不想死……我想亲眼看到外面的世界……我想看火焰之水、冰之大地、沙之雪原……我想看到大海……还想和兵长一起……可是……”艾伦突然闭上眼睛,把自己的身体蜷成一团,孱弱的肩膀不规律地抖动起来,发出细微的抽噎声。

利威尔不急不许地挪到艾伦身边,一把抱住对方,动作却有些滞笨。

“对不起……我居然会那么贪心……”

“脏死了,不要吧鼻涕擦到我身上来啊小鬼。”这样说着的利威尔却更用力地抱紧怀里的人。但是,这次破例饶了你。

尽管艾伦如此矛盾,利威尔却感觉反而并不矛盾。毕竟不是圣人也不会有涅盘的觉悟,毕竟这样的贪心不属于他一个人,毕竟虽然很坦诚地把惧怕透露出来了却没有一点想要退缩的迹象。


最后一战当天,调查兵团的多数成员被派遣去墙外剿灭剩余的巨人,为了平衡兵力利威尔被留在了墙内,艾伦却被派去出战。由于很长一段时间的战斗巨人数量已急剧下降,现在也正是追击的好时刻,更何况超大型巨人与铠之巨人这两大威胁已解决了后者。

在墙外森林的深处突然冒出滚滚蒸汽,超大型巨人的轮廓从后面缓慢显露愈加清晰。它的出现显然让墙外的兵队措手不及,很快就发出了红色烟雾弹请求支援。利威尔迅速解决着周遭的巨人想要过去战斗,但还是有更多的不停攒聚过来,不停地有鲜血喷溅在身上他却无暇在意。


利威尔曾对艾伦说:“小鬼,把自己完好无损地带回来,这是命令。”记得艾伦当时眼神坚定地点了点头,那是和利威尔班成员出战时同样的眼神,他目光里那些自己参不透的东西现在想想也大概明白了。在巨人之战前一天,艾伦被韩吉带去做身体检查。利威尔平静地在门外喝着茶等待,细微的声响后他发现茶杯悠悠然地裂出一条缝,好像这本就是理所当然的事。

而那种目光坚定得就像已做好了赴死准备,而他最终也的确没能够回来。


利威尔明明已那么快的速度奔赴森林深处,他却依旧觉得世界上一定没有比这更长的距离,他不否认他还是有那么一点任性——谁都无所谓,但艾伦一定不可以有事。

他离他那么远,远到眼前只有一个微小身影在与超大型巨人战斗,或许还有其他人,但他的目光里已容不下了。也许是参照物的问题,巨人化的艾伦看上去依旧是如此孱弱。而他却离得那么近,近到能够清晰地听见那些嘶吼的声音甚至是立体机动装置发出的声响。就算艾伦身边有着三笠的绝对防御,他还是逃不掉与超大型巨人正面交锋的宿命,再说了,他也一定不会想到要逃跑这件事。那个笨蛋。

而曾经那些矛盾那些恐惧,也好像从未存在过。

他亲眼目睹艾伦全身鲜血喷溅的样子。

他亲眼目睹艾伦后颈的巨大伤痕。

他亲眼目睹艾伦用力咬住超大型巨人的后颈哪怕有血液从齿缝中汩汩流出也毫无懈怠。

他亲眼目睹超大型巨人终于倒在血泊中一动不动,他亲眼目睹身下的巨人突然喷出大量蒸汽而后倒下,他亲眼目睹艾伦恢复成原来孱弱的模样神情安详。

他亲眼目睹一切,但是他无法去做任何事情。

所有的一切他都仅仅是一个旁观者,他第一次在命运的恶意中感觉到了如此强烈的无力感。他亲眼见证一个世界的浴火重生却同时感受到一个另一个世界的覆灭,土崩瓦解、碾磨成灰。

他明明如此拼命地向前冲去,却感觉艾伦离他离得越来越远,好像再也触碰不到了。

利威尔站在离艾伦二十米远的地方停下脚步久久沉默。破空突然传出一声撕心裂肺的痛苦吼声,他从未见过如此崩溃失态的三笠·阿克曼,她跌坐在艾伦的身边就像一个失去珍视之物的小孩,哭得如此悲痛纯粹。他蓦地愤怒地将刀刃刺入被血液浸染的土壤,崩断了立体机动装置的线绳。

利威尔终于一步一步走了过来,脸上依旧毫无表情。他抱起艾伦温热犹存却已经僵硬了的身体,吻了吻他的额头。三笠随之抬眼,目光里有未曾完美隐匿的恨意,而她却什么都没做。

利威尔一步一步往回走的时候,朝着艾伦看了一眼,把嘴凑到他耳畔,声音平静得没有任何起伏,“艾伦,其实你的眼睛看起来还不赖,所以我命令你马上把眼睛睁开给我看。”

怀里的人出奇平静,利威尔突然想起自己有一次故意凑到艾伦耳边说话,把自己的气息扩散在他耳边,而对方如受到惊吓似的一下子避开自己很远,而后有些不满地开口:“讲话的时候干嘛要凑得那么近!”经过利威尔孩子气的捉弄艾伦的脸色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耳朵不寻常得发红。

利威尔走了十分钟,等了十分钟,还是没有看见艾伦耳朵充血睁开眼睛跳起来反驳的样子。那时他想着,啊啊这小鬼怎么还在昏迷快给我醒来啊。现在他想想,艾伦一定是去了另一个世界,所以他听不见他讲的话,而自己那时候呼吸一瞬间停滞也大概是因为他差点触碰到这个世界,但是他却没能够带他回来。

他终于愿意承认艾伦的确在自己的目光中死去,犹如慢镜头般残缺的身体重重向地上倒去,四周飘起的纷纷扬扬的尘埃阻碍视线,却没有任何声音可闻。

他再也不能呼吸了。

他再也不用呼吸了。


告别仪式上依旧在下着雨,雨线打在身上有一点冷,利威尔伸手抚上冰凉石碑,就像在艾伦发表“我一定要亲手斩杀世上最后一头巨人”时,利威尔虽然心里想着你憨啊你难道忘了自己也是巨人吗之后却也只是摸了摸对方柔软的头发,什么也没有说。

利威尔突然想着艾伦能有这样的结局也不算太差劲,如果在最后一战后活着回来迟早会被抹杀也是不争的事实,到那时还会有这种破仪式吗,人们还会记住你曾拯救了这个世界吗,还会以这样的态度看待你吗——答案都如此确定。或者他早就知道了自己的身体情况甚至是等待着自己的宿命,所以他真的实现了那个愚蠢的诺言,用命。

整个仪式上利威尔都神游着纪念了那么多的事,而这一切却并非为了忘却。

“佩特拉、奥路欧、埃尔德、衮塔,以上四位战士,为了人类献出了心脏!”

多年前一起加入调查兵团的时候就早就做好了这样的觉悟,所以利威尔在宣布这个消息时脸上并没有浮现出更多的表情,他见证过太多的死亡——死在自己手上的,或者握着自己的手死去的。却不知为何对艾伦的死总是无法释怀,大概是自己什么忙都不能帮上的缘故。啧,真是想想都不爽。

“艾伦·耶格尔,愿意为利威尔兵长献出心脏!”海马回里突然响起了这样的句子,利威尔怀疑自己发出的脑电波艾伦一定接收到了,然后又自嘲着今天实在太不对劲了居然会胡思乱想那么多。

他缓缓举起了自己握拳的右手,迅猛地紧贴住左胸口,其中一隅正比往常更加有力地跳动着,他将拳头攥得更紧了些——那一定是艾伦的心跳。

“利威尔,愿为人类献出心脏。”

这大概也是唯一一次敬礼了吧,他紧皱的眉终于有了松懈。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啊。

因为,这也是你的意志啊。


仪式结束后人们也都已经散去了,而不远处的树上跳下了一个人影,利威尔却没有心情在意她是谁。对方只是兀自走到艾伦的石碑前,放上一条红色的围巾。

“艾伦他应该,很喜欢你。”过了很久来人才开口道。

“啊……好像是这样。”

“艾伦他,在走之前对我说了一句话。”

“……”

三笠从口袋里翻出一张黑白照片,上面的血迹十分刺眼。

“这是艾伦一直带在身边的,上面的人是你没错。”

利威尔终于有一点在意对方的话,接过了照片,惘惘地想着自己什么时候会有那么蠢的表情了简直认不出来。对了,大概是被偷拍的那次吧,那天的心情很好。嘁,又是韩吉那个混蛋。

“艾伦他最后说的……”话说到这里那个三笠终于哭了出来,“他拼命攥着照片……直到最后念着的……一直……一直都是你的名字……是你的……”

——如果能忘记我就好了……利威尔兵长……利威尔……


直到三笠离开很久利威尔回过神来,他盯着那张满是血迹的照片,有些脱力地坐了下来,他觉得胸口很闷,却无法解释那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利威尔班最终只剩下了利威尔。

连艾伦·耶格尔也永远离开了。

不幸的是他用了整整一周的时间意识到这件事,幸运的是他终于意识到了这件事。

混蛋你忘了我的记忆力好得很吗,既然想让我忘掉就给我拿出诚意来啊,不要再在我心里跳来跳去的了给我适可而止一点吧。利威尔想这样说,却发现声带不科学地颤抖着使他发不出声音,不过就算能说出来,话的接收者也一定听不见。

他的眼里突然涌出泪来。他把额头抵在石碑上。

过于温热的记忆最终产生了你还活在这世界的错觉,可惜昨日已死。

昨日已死。


——不过就算是这样,你也要好好地在我的记忆里呆着,哪也不许去。


FIN。

评论
热度(1)
© Nighte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