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不挖坟!T T

关于

(代我)如梦非梦01

01 年少不轻狂

在第一百十九次听着博人喋喋不休地抱怨佐良娜的种种,鹿代终于忍不住打断对方道:“博人你啊,其实喜欢着佐良娜吧。不打算告诉她吗?”

正倒着苦水的少年一下子愣住了,一脸震惊地反驳:“哪有的事!佐良娜那个家伙又任性又暴力,一点都没有女人味,我怎么会喜欢这样的女孩子!”嘴上说着否定的话语,耳朵却控制不住地红透了。

无意中就发现了对方秘密的鹿代在心里叹了口气,却也并没有拆穿他。现在的自己又有什么权利说博人的不是,毕竟自己也没有向喜欢的那个人表明心意,啧,突然告诉他会吓到他的吧,真是让人头痛啊。

“那鹿代呢,有喜欢的人了吗?”博人转头问他。

不用回忆就能在脑中临摹出那个红色的身影,鹿代突然心跳有点加速,并没有想要否认的意思:“有的哦。”

“诶?是谁是谁?我认识吗?”博人似乎有些惊讶,鹿代平时都是懒懒散散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竟然也有在意的人了,真不知道鹿代在他喜欢的人面前是什么样的。

“这个我可不敢告诉你。”鹿代道。

“真狡猾啊,鹿代,是什么时候的事啊,我居然都没有发现!”

要是能被博人发现自己大概也不配拥有奈良这个姓氏了吧,鹿代心想,不过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他的呢,好像已经很多年了吧。

哪怕高智商如鹿代,对于刚出生那几年的记忆依然是印象不深的。只听过母亲与客人闲聊时说过:“鹿代那孩子小时候虽然不吵不闹,却总是一脸不高兴的样子,任谁哄都没有用呢。除了他的舅舅,也就是五代目风影,一进他的怀里就会不由自主露出笑容,明明是自己的儿子却更亲近舅舅一些,真是让我这个做母亲的有些嫉妒呢。”

鹿代懒洋洋地躺在草坪上,衔着稻草任凭思维发散。还记得小时候每次看到我爱罗的时候都会露出不寻常的兴奋,当然随年龄的增长,这种特别的心情都渐渐藏在了心里。他曾以为是我爱罗对他特别宠溺的缘故,然而事实上诸如勘九郎以及山中或者秋道,不乏是慈爱的长辈,但能让自己难以遏制喜悦的心情的,大概也只有他一个人才可以吧。在那么小的时候就开始喜欢他——和自己拥有相同血脉的舅舅,这种感觉就像是自他出生开始就背负着的一种使命,在见不得光的地方生根发芽、茁壮成长,背德而残酷。

谁也不是生来就清楚区分亲情与爱情,小时候我爱罗带着鹿代出去玩时,他曾问过我爱罗街上那些亲密的男女是在做什么,当时对方只是简单地回复了一句:“恋爱。”

“那是什么?”

“爱就是想为身边重要的人牺牲、奉献,并且用慈悲的心去保护他的想法。”

“那我也可以恋爱吗?”

“当然了。”

“我爱罗舅舅呢,也有恋爱过吗?”

对方明显愣了愣,然后轻笑着转移了话题:“现在时候不早了,我们回家吧。”

他的直觉告诉自己我爱罗不愿说出那些,所以他并没有追问下去,尽管自己心里依然会非常在意。这样想着的鹿代,只好将对方的手握得更加紧一些。

那是五岁的鹿代第一次对爱情有了些许眉目。

彻底明晰是在十二岁那一年。并非有什么奇怪的亲身经历,仅仅是做了一个梦,却成了日后纠缠在他心间挥之不去的魇。

在那个梦境里,他在和我爱罗接吻。

十二岁的鹿代自然从未过接吻的经验,所以他并没有想到接吻原来是可以撩拨情欲的。对方其实没有多少的回应,可他就是克制不住自己不断的侵略与深入,他感觉自己的下腹开始发热,心脏跳动得极快,甚至连喉咙口都可以感觉到心跳,那是一种前所闻有的感觉。

直到氧气即将耗尽鹿代终于放开了对方,他心虚地避开我爱罗的目光,如同他每一次犯错那样,我爱罗粗重的喘息声不停地在他的鼓膜震动,充满了罪恶,而他就是那个罪魁祸首

“我爱罗舅舅……”他忍不住唤出声,却还没来得及组织语句。

“奈良鹿代,”他第一次听见我爱罗叫自己的全名,他下意识抬眼对上了他的目光,“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不带一丝温度的话语,甚至让鹿代有了一丝寒意。

他这才注意到身旁那团缠绕着的影子,那是他刚习得不久的影缚术。

不同往日的温柔,我爱罗的目光充满着厌恶与冷漠。鹿代惊恐地瞪大眼睛,冷暴力般的寂静让他不禁芒刺在背,窒闷与恐惧如毒蔓盘踞了他全身,可他却无法为自己的行为辩解。

“不是的——”

然后画面一黑,鹿代惊醒了过来。

睡衣完全被汗水浸湿了,他大口喘息,小腹还是涨涨的,内裤里好像有黏黏糊糊的液体,这是他第一次梦遗。

鹿代在床上躺了很久,一直到自己的身体开始冷静下来他才缓缓起身。他还记得梦里的每一个细节,也正是因为这样,他终于能够明确定义自己的感情。爱,但那种爱有别于亲情,是饱含着情欲的爱,是想把对方占为己有的爱。他害怕真的看到露出那种表情的我爱罗,所以他只能更加小心翼翼一些。

偷偷地去洗被弄脏的内裤时,还是被手鞠发现了,手鞠打趣鹿代说:“哦呀,小鹿代也变成了一个男子汉了,是不是有喜欢的女孩子了?”

“当然没有,母亲你也想得太多了点。”鹿代心想,要是被母亲知道自己的发情对象是谁的话,她一定会气疯的吧。

*

“呐呐鹿代!你在想什么呢?”博人提高了音量,伸手在鹿代面前晃了晃。

“啊抱歉,走了下神,”鹿代吐出嘴里的稻草,坐了起来,道,“已经很久了吧,不过他一直不知道就是了。”

博人的眼珠转来转去,似乎是在认真分析是谁的可能性更大一些。鹿代瞥见了远处森林里的一抹黑影,便戳了戳他,续道:“别管这些了,马上就要重新开始中忍考试了,还不好好去修行吗。喏,你的老师已经来了。”

博人这才如梦初醒地抬起头来,发现了坐在树枝上的佐助,手忙脚乱地和鹿代告别便向佐助跑去。

说到中忍考试,上次和他见面就是中忍考试的时候吧。既木叶遇袭已经过去了两个月了。或许是曾经战争频发的缘故,战后重建的速度也是快得惊人,现在的木叶村看上去已经恢复了往日的风采。

大筒木来袭时刚好鹿代与博人的对抗结束,却不想他竟使出了尾兽玉。鹿代曾经听父母说过尾兽玉的威力,但真正看见还是第一次。他猜到七代目火影会开九尾进行防御,所以他并没有惊慌的感觉。然而在此之前鹿代突然觉得身体一轻,迅速被带离了战场。

身上缠绕的是砂子!

还没来得及想到更多,鹿代便感觉自己的后背撞进了一个不宽厚却很温暖的怀抱。

“别怕,鹿代。我会保护好你。”

声音极近,鹿代感觉简直是贴在自己耳边传来的,明明是温柔的声线却仿佛在自己的心头炸裂,引得心跳疯狂地加速。自从十二岁那年那个荒唐的梦境以来,鹿代总会有意和我爱罗保持一种再普通不过的亲情。母亲也开始奇怪为什么曾经总嚷嚷着想去砂隐的儿子突然又绝口不提这件事情,鹿代以“要好好准备中忍考试”为理由搪塞了过去,他把爱意隐藏得得再完美,却依旧无法克制如同野草疯长的想念。

他知道自己正靠在我爱罗的怀中,那个整整一年未见的人,我爱罗对自己的温柔与宠爱从未改变,可他却开始害怕在这种温情里越陷越深,难以自持。

“我并没有害怕,也不需要这样被保护。”鹿代有些别扭地转过头去。

“你会长大的,但是现在还不行。”

我爱罗把鹿代带到足够安全的地方才放下他,然后转身准备奔赴战场。

“舅舅,”鹿代拽住他的袖口,“来日方长。”他声音极轻,他也知道自己在我爱罗眼里不过是个需要保护的小孩子,但这并不是他想要的。

真正想要的,其实是能够与他并肩吧,甚至是站在他的身前,以保护者的身份。我爱罗说的没错,他现在的确还差得远,但好在他还有很多时间。他没有这些都告诉我爱罗,等到了足够强大的时候,这样的心情自然而然就会传递给他,他要做的只是默默地努力就可以了。

我爱罗,我们来日方长。 


+++

第一章就姑且交代一下背景吧_(:з」∠)_

粮太少文渣也只能忍痛割腿肉了,想写双向暗恋的故事可觉得好难。

PS:写完才发现中忍考试那段与博人传不符,其实是小李救的鹿代,舅舅用沙子托住了倒塌的屋顶。但不想改啦(。

评论(1)
热度(48)

© 薄和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