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ghtea
我根本不会搞闯作
 

《(代我)如梦非梦02》

02 骨科挂号
重新举办的中忍考试很快就告一段落了。

作为鹿代第一天成为中忍的日子,手鞠也免不了为心爱的儿子庆祝一番,特地做了满满一桌佳肴,然而鹿代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尽管为这种小事消耗感情本就不是鹿代的作风。

中忍考试结束也就意味着,他就要回砂隐了。

分开或许是好的,阻断了常常见面这个前提,便不用压抑自己伪装成一副乖巧外甥的样子,也不必担心被父母亲察觉。可是比起暗无天日的想念,更希望的还是我爱罗总能时不时地出现在自己面前,用他一贯的温柔语调说着“鹿代又长高了呢”。

坐在饭桌前的鹿代感觉脑袋里很乱,嘴里的食物也变得寡淡无味,所以他没吃几口扔下一句“我吃完了”便离开了。

“嗳呀,明明这孩子才是今天的主角,那么早就走了,真是的。”手鞠在身后抱怨道。

鹿代没有回房间,而是选择躺在屋顶上,繁星倒映在他眼里宛如一颗颗晶莹的砂尘。他抬起了手,发现它们耀眼却遥远,无法触及。现在还不行,听到自己的心在这样说,他无奈地闭上了眼睛。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感觉到有人坐在自己身边,即使没有睁眼他都能立即察觉出来人是谁,那混杂着薄荷味的淡香,是他难以忘怀的气息。他睁开了眼睛。

“我吵醒你了吗?”我爱罗问道。

“是我爱罗舅舅啊。”鹿代装作没猜到的样子,起身挪到我爱罗身旁,“我没有睡着。”

“鹿代,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我爱罗有些不自然地动了动手指,续道,“如果可以的话,我也希望能帮你一些忙。”

我爱罗的关心一向是笨拙而朴素的,可对于鹿代而言,哪怕只有一点点都足以让他兴奋不已。只可惜被自己心事的主角问这样的问题让鹿代着实如鲠在喉,心里满是兴奋和失落交织的复杂滋味。

“大概的确是有吧,”鹿代涩涩地笑了笑,却悄无声息地转移了话题,“舅舅是不是在比我大一点的年纪就已经当上了风影?”

我爱罗点头。

“人人都羡慕风影大人的风光,但实际上都是些枯燥的公文和焦头烂额的事情,每件事都要亲力亲为,舅舅很辛苦吧。”

怎么突然提起这个,我爱罗暗自思忖,这句话的言外之意难道是鹿代在暗示自己不想继位风影?这件事明明还在商榷,手鞠已经提前和他说了吗,可是鹿代年纪还这么小。

我爱罗刚收回思绪准备回应鹿代的时候,对方又道:“舅舅,我可以…抱你一下吗?”

明明是问句,但鹿代好像只是给了我爱罗片刻的反应时间而已,没有等我爱罗作答便半跪着兀自将高出自己很多的舅舅圈进怀里,扑鼻而来的淡淡体香瞬间就让鹿代平复了心情。说是圈进怀里,其实也只是双手搂着我爱罗的脖颈而已。

“鹿代?”我爱罗摸了摸鹿代的头发,而后顺势将手臂搭在鹿代的背上。他一向不喜欢同别人有肢体接触,但鹿代是个例外,我爱罗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可以和我说。”

鹿代将嘴唇贴近我爱罗耳边,他抑制住吻上去的冲动,用着悄悄话般的语气道:“舅舅,我有喜欢的人了。”

我爱罗愣了愣,感觉心里泛起了一些不明所以的酸涩的情绪。但那也只是一瞬间的事,理所当然被当作错觉来处理,“这样啊,那你告诉她了吗?”

“这种事等以后再说吧,我和他还差得太远。”鹿代与我爱罗稍稍拉开了距离,对上了对方的双眸,“如果是舅舅呢,碰到追求者会觉得很困扰吗?”

“并不会,我都是直接回绝。”我爱罗道。

鹿代看着对方单纯耿直的眼神也只能皱起眉头,要真是这样就很麻烦了,但以我爱罗的个性来说好像也并不会做出其他合理的回应。

“如果是我呢,要是我喜欢你,你会怎么办?”

我爱罗惊讶地对上少年认真的眼睛,心里莫名的有些紧张,他不知道鹿代为什么会突然提出这个问题,就算是假设对象也不该是自己才对,毕竟他们是亲人啊。他收起微笑正色道:“奇怪的问题,我可是你舅舅。

但是话刚说完他又不由地想到了夜叉丸,他的舅舅,那个第一个对自己那么温柔的人,对他自己是不是也有过喜欢的感情,然而他们之间不也是亲人吗,这样来说好像也不是不可以。

“说的也是呢,真是的,我怎么会犯这种失礼的错误,被老爹知道一定又要训我了,”鹿代垂下头去掩盖自己略带失落的表情,“对不起。”

遮遮掩掩的回答让我爱罗疑心更重,作为舅舅,就算不是朝夕相处,鹿代也是在他眼里长大的,他觉得他不会大意到犯这种失误,除非是那种充满荒唐的年纪。所以他只能小心地推测道:“鹿代,你是不是到青春期了?”

“啊?”鹿代有些诧异地瞪大眼睛,“和那个没有关系,这件事情舅舅现在是不会明白的。”

“不会明白”这四个字似乎刺中了我爱罗的软肋,在感情方面他一向很迟钝,虽然尝试了解一些却都是徒劳。他敛了敛眼神道:“我知道我平时一直处理村子里的事情,鲜少与人交往,看你心事重重的样子,不理解你,也不知道要怎么安慰你。处事保守古板,就像个老头子一样。和我一起聊天,其实很无趣吧。”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一直都很仰慕你!”被误解的鹿代难得有些激动,甚至搭上了对方的肩膀。他对我爱罗一向是小心翼翼的漫不经心,正如对身边所有人一样,但这漫不经心是以不伤害对方为基础的,哪怕是一丝一毫,“我爱罗舅舅是很棒的长辈,也一直是我努力的目标,所以希望舅舅不要抱有这样的想法。”

我爱罗可以看到鹿代的脸迅速地凑过来,感觉额头上好像碰到了很软的东西,蜻蜓点水般又快速撤离。意识到鹿代做了什么,我爱罗突然有些局促,对方嘴唇的触感异常清晰,被鹿代吻过的那一小块皮肤开始不断发烫,心跳也异常地加速了。

“舅舅明天一早就要回砂隐了吧,”鹿代岔开话题,却紧紧盯着我爱罗的表情变化,心里仍有些紧张。他试探般地起身,顺手将我爱罗也扶了起来,“时候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嗯。”我爱罗仍有些茫然,却并没有多问什么,只是乖乖地跟鹿代跳下了屋顶。

然而鹿代没有察觉到屋檐边投向自己的讶异的目光,模样相仿的眉头蹙得更深。

*

初夏的阳光也渐渐变得灼人,湛蓝的天空中有飞鸟如箭矢掠过,一切都是如此平和安适。中忍考试后,生活逐渐走上了没有新鲜意味的日常,这样好的天气鹿代却眉头深锁,脸上难得露出认真的神色,洒满了阳光的棋局刺得他有点眼睛疼。

棋盘上父子对峙。

优势在鹿代这一方,高速旋转的大脑使他的额头上布满细汗,他了解父亲的战术,缜密且陷阱重重,不到结束他极难看破这是不是父亲的欲擒故纵。

“鹿代,”鹿丸率先打破沉默,他不紧不慢地走完一步棋,却挑起了一个与棋局无关的话题,“你怎么看待我爱罗?”

鹿代心里一惊,下棋的手也停顿了片刻才继续动作,直觉告诉自己父亲不会没有缘由地问出这个问题,但他还不知道对方的目的,所以他选择含糊地带过:“啊,他是很厉害的人。”

稳稳地放下一颗棋子后,鹿丸玩味地摩挲着自己的胡子,“还有呢?”

步步紧逼,无论是棋局还是言语都是如此。

对方显然在等待一个答案,鹿代隐隐察觉到父亲或许是发现了什么,虽然不知道原因,他只能继续含糊其辞来试探对方,“也是我非常敬爱的长辈。”

“像这样——”鹿丸执棋的手突然改变运动方向,转而在自己儿子的额头上轻点后才落下,而后续道,“敬爱?”

鹿代的瞳孔蓦地放大,执棋的指节也因用力而泛白。如此直白的暗示让鹿代不禁乱了阵脚。啪嗒,有汗水滴到棋盘上,他仓促地走完一步棋。

他终于明白父亲想问什么,原来那天的事他都知道。然而鹿代并不打算解释什么,一声不吭的好似默认一般。

反倒是鹿丸话锋一转,缓和了这沉默的氛围,“别在意,我就随口一说。”鹿丸的目光自始至终都没有离开棋盘,他没有去看鹿代的表情,因为对方的反应他已经猜到了。

有云层挡住了太阳,棋局也不再刺眼,却仍有不安的光斑在鹿代的视网膜上跳动,他看着鹿丸轻描淡写地放下一步棋后,棋局顿时胜负已分,“将军。”

“啊,又输了,下棋好麻烦。”鹿代疲乏地躺了下来,他虚脱般地着望着天花板,依然觉得十分心虚,如果父亲真的追问起来,他该如何回答?

“开局压制我压制得很不错,而且攻中有防,比起之前有很多长进,你本来可以赢的,只可惜后来被自己布的局套住了,”鹿丸简洁地总结着这盘棋,声音慵懒却别有深意,“以后不要犯这种错了。”

“知道了。”鹿代闷闷地扔出这句话,他全然没有躲过鹿丸逼问的侥幸,相反地,有一种被窥探尽内心的恐慌。他听出了鹿丸的言外之意。鹿丸找他下棋的目的很不纯粹,他只是想来确认一件事情,以自己的方式。在高度紧张的棋局上,任何情绪都是不会骗人的,如果自己足够坦然,自然是不会展现出如此慌乱的一面的,更何况他甚至还下错了棋。对于鹿丸而言,这样的答案已经足够明显了,所以根本没有追问的必要。

啧,就这样被发现了吗……

他失落地闭上了眼睛。

-

800m旅概作业网页设计军事考试都挤在一周来
so sad我只想飙车(。

感谢点爱心的妹子们!新手司机手法还很生疏大家别太嫌弃!手动哈特~

 
 
评论(1)
热度(38)
© Nighte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