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ghtea
我根本不会搞闯作
 

《(代我)如梦非梦03》

03 谷雨正当时
“鹿代小心!”

井阵使出一招超兽伪画,短暂控制住对手,便迅速拉着鹿代往一旁躲去。不知为什么,总觉得鹿代今天做任务总有些急躁,和平时拖拖拉拉的样子完全不一样。就算是刚被任命为上忍也没必要这样拼命吧?

“真疼啊……”为了引敌人上钩鹿代硬生生扛下一波攻击,幸好只是受了几处皮外伤,还算值得。潜伏在敌人身边的一条影子突然如猛蛇般冲刺,缠绕着对方的身体,任对方如何挣脱却也只是徒劳。“啧……还好在查克拉耗尽前得手了。”

“以身涉险速战速决真不像是你的作风啊,鹿代君,”井阵做完战斗的扫尾工作后,便帮鹿代简易地包扎着伤口,“真是的,动作这么快,我觉得自己都没有用武之地了。难道刚当成为上忍就想要有所作为?”

“我怎么会在意这种事情,”突然缠紧的绷带让鹿代疼得忍不住咧了咧嘴,“真是麻烦,想见他一面都要花那么多力气。”

“他?”井阵抬眼看着鹿代,恍然大悟道,“说起来这里离砂隐村的边界很近,你是想去见风影大人吗。”

“Bingo。”鹿代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土,“麻烦你别那么急着交差咯,就当鹿代还在拖拖拉拉的完成任务吧。”

“知道了知道了,真是重色轻友的家伙。”井阵摆摆手。鹿代喜欢我爱罗这件事情还是曾经训练的时候无意知道的,那时候想试试自己的忍术,便乘鹿代没有防备的时候施了招心转身之术……这也是为什么后来每次施这个术的时候,鹿代从未出手扶过他的原因。想起了过往的井阵觉得自己心里苦,他挥了挥手臂,便和鹿代告别离开了。

*

自从三年前的那个棋局开始,鹿代和我爱罗的碰面少得可以忽略不计。我爱罗本就只有一年两次的中忍考试才会来木叶,或者是频率更低的五影会谈。然而每次到中忍考试他都被支去做任务,可以猜到这是鹿丸在从中作梗,但他没有反抗的底气。

三年来对他的感情只增不减,所以他只好想出以这种方式去见他,虽然有点麻烦,还要找各种各样的借口不被怀疑,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啊。

等鹿代到达砂隐村已经是傍晚了,这是他第一次单独来砂隐,情绪难得地带上了几丝兴奋。

一路赶来还算迅速,而且好在路上也没有碰到沙尘暴耽误时间。他特地去换了身衣服,毕竟之前那件上已经溅满血污了,能瞒就瞒吧,他不希望让我爱罗还要分心担忧自己。

介于他风影外甥的身份一路上倒也都是畅通无阻。在风影室前秘密护卫的勘九郎也现身了,看见来人是鹿代便惊道:“竟然是鹿代啊,好久没见到你了,都长这么大了啊。”

“勘九郎舅舅,”鹿代礼貌地笑了笑,“没办法呢,七代目总喜欢给我布置一些麻烦的差事。”

“看手鞠来信说你已经升为上忍了,真不错啊。对了,我爱罗还在里面工作,不嫌麻烦的话就给他做个帮手吧。”

“嗯,正有此意。”说完,鹿代便抬手推开了门。


“公文放桌上就可以了。”我爱罗感觉到有人进门,但忙碌的工作让他并没有抬头的空隙。

“我爱罗舅舅,是我。”

听见了熟悉的声音,我爱罗有一瞬间以为是错觉,他停下手诧异地抬起头来,眼前的少年不再有记忆中的稚气,已经变得高挑俊秀。说起来好像很久都没见到鹿代了,鹿丸总是说鹿代在到处做任务,我爱罗也不好多问什么,几年不见让他都快认不出了。我爱罗怔怔地走到办公桌前,“鹿代……”

话没有说完便被少年拥入怀中,鹿代已经比他还高出半个头了,拥抱带有些强势的意味,手臂也箍得很紧,鹿代似乎对他一直是有些强势的,三年前的那次拥抱也是如此。

鹿代说:“舅舅,我很想念你。”语气真挚而深情。

这样的话从十六岁的鹿代口中说出总让他感觉有些暧昧。“……嗯,我也是。”我爱罗有些不自然地回应着对方,他竟然感觉自己有些莫名的羞赧。“怎么有空过来,就你一个人吗?”

“是啊,”鹿代心情很好,“提前完成了任务,就顺道来探望你。”

我爱罗不自然地想要挣脱对方的怀抱。“你太用力了。”他轻轻推了推对方的肋骨,明显感觉到鹿代的动作一僵,与此同时,我爱罗也察觉到了掌心碰到的这片布料特别厚。

“抱歉,我没注意到。”鹿代放开了他,神色自然,若无其事。

这让我爱罗更加奇怪,便仔细地感知对方身上有什么不对劲。他的眉头突然皱了皱,鹿代身上有股他再熟悉不过的气味,在这一点上他向来是超乎常人的敏锐。那是血腥的味道。

他迅速的抓住鹿代的手腕,提起袖管,果然看到缠绕在手臂上染血的半截绷带。而后又隔着衣服触碰了对方的左肩和左肋,鹿代不禁闷哼出声。

“好了舅舅,”鹿代后退一步闪躲着我爱罗的触摸,脸色有些苍白,被识破也只能无奈地侧过头去嘟囔道:“麻烦呐,真不愧是舅舅,那么快就被发现了。”

“提前完成的任务还能伤成这样,”我爱罗依然眉头紧蹙,“我带你去休息。”

“毕竟现在都在做追击叛忍之类的任务了,真麻烦啊,不过也都是没办法的事。没有关系的,小伤而已,”鹿代安抚着我爱罗,笑了笑道,“舅舅这是在关心我吗?”

明明刚刚还想说些什么,此刻却有点被噎得哑口无言。我爱罗觉得有些奇怪,舅舅关心外甥自然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这样明知故问反倒是别有深意,难道鹿代会因为自己的关心而感到开心吗?

鹿代放下袖管,兀自向风影办公桌走去,拿起公文看了起来,识时务地转移话题道:“舅舅在做什么工作,我可以帮忙吗。”

“唔,还有十几份公文,批完就可以结束了。”我爱罗回答道。

先前我爱罗的沉默让鹿代有些心虚,他心想,或许是他太着急了,应该再慢一点的。


有了鹿代的帮忙工作效率果然提高了许多。结束了工作,我爱罗便将鹿代接到家里。

虽然平时公务繁忙,但家里依然收拾得一丝不苟。我爱罗的家里很大却很冷清,那是曾经是和勘九郎手鞠共同生活的家,可惜他们终究是有了属于自己的生活,现在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舅舅一个人住,不寂寞吗?”鹿代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问出口。

“这种事情我早就习惯了。”我爱罗回答得轻描淡写。

这样的回答鹿代感觉心里充满了酸涩,对于我爱罗的过去他自然是了解的,仅仅是听闻就让鹿代感受到了压抑,更何况是承受这些的我爱罗?有谁会习惯孤独呢,明明只是麻木而已吧。

“你饿不饿?我去找人送点吃的过来。”

“不用,我自己来,”鹿代整理完情绪又恢复了以往的样子,他起身打开冰箱,发现里面的食材也少得可怜。原来风影的生活过得还不如普通忍者啊,怪不得瘦成这样。“那个,舅舅,你平时晚饭都吃些什么。”

“一般都没时间吃。冰箱里的是勘九郎送来的。”

鹿代心疼地蹙了蹙眉,他有些生气,但他无法发作:“爱惜一下身体吧舅舅,真是的……该拿你怎么办才好。”

偶尔被关心让我爱罗有一些愣怔,即使所有人都对自己毕恭毕敬,但又有谁真正在意过自己?尽管很开心,我爱罗还是有一些犹豫,“你的手没有关系吗?”

“啊,就算只有一只手我也可以喂饱你,虽然有些麻烦。”鹿代笑了笑。

鹿代笑起来很好看,我爱罗觉得心里有些痒痒的。

鹿代并没有学过做饭,但是他看到过,所以他有自信自己能够做好,事实上他的确做得很好,哪怕只是用些简单的食材。

我爱罗一向喜怒不形于色,可现在鹿代在他脸上捕捉到了不易察觉的满足。

嘛,偶尔也想让时间慢下来啊。

-
谷雨正当时是以前很喜欢的一片同人文。用在这里含义大概是:时候到了,就可以把舅舅吃干抹净了(。
当白嫖那么多年才发现产粮原来是如此困难qaq
感谢加热度的妹子们(鞠躬

 
 
评论(2)
热度(38)
© Nighte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