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不挖坟!T T

关于

(代我)如梦非梦04

04 遮遮掩掩
洗完澡的鹿代窝在沙发上,滴着水的头发都被放了下来,耳朵充斥着浴室的花洒声。闭起眼睛,脑海不禁浮现出我爱罗洗澡的香艳场面。不好,不能再想了,他摇摇头想把这些想法甩开。

水声很快就停了下来。鹿代的记忆里我爱罗一直留着个重度偏分的发型,所以当他看到对方把刘海翻上去的样子连心跳都不禁加速了,而且我爱罗穿着略显宽大的白衬衫,第一个扣子没有扣上,恰到好处地露出锁骨。鹿代吞了吞口水,直到对方快察觉到自己的视线时,才匆忙移开了目光。

他将视线安放在自己的手指上,听着我爱罗在向自己走来,脚步声越来越近。

“鹿代,把上衣脱了。”我爱罗道。

“啊?”抬眼看到对方手上的纱布鹿代才反应过来,“包扎吗,这个我自己来就好。”

“你不是最怕麻烦的吗。我可以帮你。”

鹿代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听话地脱去了上衣,他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耳尖有些泛红。

伤口不算严重但有些深,周围的皮肤也红了大片,看来是发炎了。我爱罗一向明白受伤对于忍者再正常不过,可当他看到鹿代的伤口时,心里却被一种不知名的情绪填满,明明曾经见证过那么多次死亡,死在自己手里抑或是握着自己的手死去的,哪怕是自己的伤口,他也从未有半点在意。这样的感觉究竟是为什么……?

他小心地往伤口上涂抹药水,像十几年前第一次从手鞠手里接过小小的鹿代那样小心。

鹿代侧头凝视着神情专注的我爱罗,感觉受伤好像也不是什么麻烦事了。被药水覆盖的伤口很痛,痛到身体不停地冒汗,但也只有这样才能让鹿代保持清醒的意识。

哪怕是有温热的气息洒在自己的肩膀上,鹿代也可以克制住亲吻对方的冲动。

“痛的话可以告诉我。”

“这样就很好。”

呼吸越来越粗重,不仅仅是痛楚的原因,虽然预料到了,他发现自己的身体还是不争气地起了反应。

好在我爱罗的动作很快,在被察觉之前已经结束了。

“舅舅!”鹿代下意识捉住我爱罗的手,压制住情欲的冲动后,极快地改变方向凑到唇边一吻,“谢谢舅舅。”

“你在做什么?”我爱罗下意识抽回手,却并不反感,他只是被吓了一跳。被吻过的皮肤反复重现着鹿代嘴唇的触感。

“以前在书上看到的,表示感谢的动作。”鹿代随便找了个借口,心里还有些不安,他差点就没能克制住自己,“要是舅舅不喜欢的话,我就不再做了。”

我爱罗张了张嘴却不知道怎么开口,最后还是以沉默作为应答。

*

“你今天睡在我房间吧,次卧太久没有打扫,暂时还不能住。”我爱罗简洁地交代完毕便准备离开。

“那舅舅呢?”鹿代扣住了我爱罗的手腕。

“我不睡觉也没关系。”

“这样不行,一起睡。”并不是疑问或者建议的语气,而是命令般的祈使句,鹿代的手也没有想要放开的意思。

我爱罗一向讨厌与别人同床共枕,可是这次他却没有拒绝的想法。圈在手腕上的手指温暖而有力,他转过身来看着鹿代,轻轻地点了点头。

躺在床上的两个人侧向同一个方向。我爱罗侧向床沿,鹿代面对着我爱罗的脊背。

或许是错觉,我爱罗总感觉鹿代的目光如针毡般牢牢粘在自己身上,他的心里少有地紧张了起来,习惯性地把手指贴到唇边,才意识到那是鹿代吻过的地方,然而他没有改变动作。

一直以来他都会奇怪和鹿代在一起时涌起的那些情感究竟是什么,他的记忆中自己的情绪极少被这样牵动,每当想起来总觉得比处理边界纷争还要让他头痛。和鹿代的回忆并不算多,身为风影他并不可以肆意离村,何况也没有这个闲暇,所以都是有公事的时候才会去探望他们。可哪怕就是这样寥寥无几的回忆,都能够慢慢地在他的大脑里变质,每次回想起来都不禁心跳加速。

比如从小就怕麻烦的鹿代却握着自己的手,认真地说,以后我会保护你。

比如和鹿代第一次拥抱,他凑近告诉自己他有喜欢的人了。

比如现在。

鹿代将手环上了他的腰,我爱罗身体一僵,而后便翻过身去,两个人的距离骤然拉近,他轻轻唤道:“鹿代?”

对方阖着眼并没有回答。原来已经睡着了啊,被盯着看果然还是错觉吧。

我爱罗凝视着对方,窗外微弱的光线将对方睫毛的影子拉得很长,因为受伤的缘故皮肤看上去有些病态的苍白。记忆里鹿代的眼睛长得很像手鞠,大大的、眼角微扬,看上去十分英气。如果偏要找个形容词概括的话,那便是他喜欢的样子。

失神间,他鬼使神差地凑过去在对方额头上点了一下。

动作一出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他猛地撤回动作,略显失措地盯着对方。确认了后者一如既往地呼吸平稳,这才安心地闭上眼。

这是他第一次主动亲吻别人。以舅舅的身份这样做,大概也不算太奇怪吧?

然而他并没有意识到即使用舅舅这个身份作为借口,那些失控的心情、那些怯懦小心的动作也都不会骗人的。

等到我爱罗也变得呼吸平稳的时候,鹿代蓦地睁开眼,他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只是绿曜石一般的眼眸露出惊喜的光彩。


喜欢上我爱罗是鹿代迄今为止碰到过最麻烦的事,但同时也是最幸福的。他的心砰砰地跳动着,即使是这样一个温情以上爱意未满的吻,即使不能确定我爱罗这样做的缘故,但至少现实也许并不会像那个梦境让他透不过气来,回音渺茫但也的确是存在的。他没有理由再懦弱下去,有必要去赌一下,赌注就是这个吻。

趁着我爱罗熟睡,他的目光肆无忌惮地在对方脸上辗转,他喜欢的人无疑是极好看的。三年未见,岁月并没有在我爱罗脸上留下什么痕迹,其他方面也是,但他不一样了,他需要克制自己才能避免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

他轻轻地朝我爱罗的方向挪了挪,使自己与他的距离更近一些,近到可以相互交换二氧化碳,这样看上去我爱罗就好像圈在自己怀里一样。脸上被似有若无的气息扫过,鼻尖萦绕的是熟悉的淡淡体香,他满足地勾了勾唇角。

鹿代从来没有那么长的时间看着他,眼前就是喜爱之人,他睡意全无。

不知过了多久,有光线从窗帘里透了进来。平时熟睡的时候倒不觉得,清醒地躺了一夜让鹿代感觉身体麻木得快不像是自己的了。他挣扎着起身,却不小心扯到伤口,吃痛轻呼出声才急忙抿住嘴唇。

可还是来不及了,鹿代看到我爱罗动了动身体。“……嗯,你醒了?”身后传来对方睡意残存的声音,尾音绵软,鹿代感觉心里好像被羽毛轻拂过一样。

“啊,抱歉,吵醒舅舅了。”鹿代抓了抓头发。

“别说这种见外的话,”我爱罗清醒了一些便也坐了起来,“伤口还很痛吗?”

鹿代心头一暖,他试探道:“只是些小伤而已,舅舅怎么这么惦记?”

我爱罗愣了愣便沉默着垂下眼,这个问题他昨晚也想到过,却依然没能有一个答案。曾经不在意的事情一旦和鹿代牵扯了起来,他就会不由自主地去关心。比如昨天帮鹿代上药,在此之前他从未想要做这种事情。可是除了亲情还会是什么原因呢?

等我爱罗再次反应过来发现鹿代已经不在房间里了,很快他又看着后者拿着梳子走了进来。原来不是真的想问啊,他莫名地松了口气。

“单手梳头太麻烦了,舅舅帮我一下吧。”

这不是他第一次帮鹿代梳头。掌心里的头发还是熟悉的触感,而鹿代却从一个脆弱的生命变成了坚毅的少年。与此同时,有些事情似乎也一起在改变。

我爱罗娴熟地扎上皮筋,“好了。”

“谢谢舅舅。”恢复了以往样子的鹿代回过头来,眼底明亮仿佛暗藏星辰,他拉住我爱罗的手凑到面前,却又想起什么似的突然松开,低低地说了声:“抱歉。”

我爱罗能猜到鹿代是想做什么,明明是他拒绝在先,然而最后没有继续下去的动作竟然让他有些怅惘若失。

他攥了攥拳头,才发现对方留下的余温已经完全消散了。

-
卡文卡得好辛苦,下章准备发车(

评论(8)
热度(37)

© 薄和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