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不挖坟!T T

关于

(代我)如梦非梦05

05 禁药
鹿代百无聊赖地看着公文,我爱罗刚来就赶去参加会议了,他只能留在办公室里帮他在文件上划划重点,冗杂的工作比他想象的还要多一些。比如这份,忍者学校的的硬件设施更换与费用预估,这都要风影亲自处理吗?

鹿代打了个长长的哈欠,一夜不睡果然有副作用,只是看了几份就提不起精神了。但回忆起对方美好的睡颜,便觉得自己怎么都是值得的。

突然门口有了些动静,鹿代闻声抬头,发现进来的是个女忍。

她好像没料到风影室里还有鹿代的存在,表情有些惊讶:“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

鹿代挑了挑眉,“这种话应该是我问你才是。”

来人好像注意到了鹿代手臂上的护额,她确认般地问道:“木叶的人,啊,你就是奈良鹿代吗?”

“挺聪明的嘛,”鹿代转了转笔,眼神却牢牢锁定对方,“所以有什么事情吗?”

“啊,我,我是来送报告的。”说完她从口袋里拿出卷轴放在桌上,不连贯的话语让鹿代心里生疑。

见鹿代没有回话,女忍却也不打算离开,她兀自挑起了话题:“风影大人就是你的舅舅吧,他真是个温柔的人呢。说起来这盆仙人掌也是风影大人最喜欢的,而且还是名贵品种,被照顾得真好呢。”

鹿代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因为是我爱罗喜欢的才姑且让他有一些在意。女忍拿出个小瓶子浇了些水进去,但偏深的泥土颜色显然表示泥土本就是湿润的。鹿代有些疑惑她这个多余的举动,但也不排除对方根本没注意到那些的可能。况且她的查克拉着实一般,也没有杀意,怎么也不像个可疑分子,应该就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忍者没错。

“要是没有别的事情你就先走吧。”鹿代摆了摆手。

“等一下,差点忘了正事,风影大人要我找你去行政部帮忙处理一些文件。”

“啊,好,真是麻烦。”他习惯性地用自己的口头禅回应,心下暗暗思忖着,虽然总觉得有些怪怪的,但她可能真的是我爱罗叫来的吧,或许是自己多虑了。

*

好热……

我爱罗觉得身体里好像有股难以抑制的燥热,那种燥热不同于砂隐正午时分的酷暑,是无论喝多少冰水都无法压制的。如同蚁噬全身般,奇特的感觉不疾不徐地蔓延,消磨着他的意识,头脑变得迟钝。以至于我爱罗坐在办公桌前整整一个时辰,却连一份公文都看不进去。

这种感觉自从和长老们的会议结束后就开始了,我爱罗可以猜到自己兴许是被那些老顽固们下了药,但他却不知道那药究竟是怎么在自己身上起效的。

或许是鹿代的突然出现提醒了他们,那场十六年前的讨论还未得出一个结果,所以会议的主题最终还是无可避免地谈到了风影继承人的问题。

“风影大人,下一任风影的人选是否应该要敲定了。”绕来绕去,长老们终于还是问出了口,虽然现任风影尚且年轻,但曾经四代目的突然遇袭让他们懂得未雨绸缪。可我爱罗至今并没有子嗣,所以风影之位无人世袭一直让他们十分在意。

“手鞠的那个孩子好像是个很不错的人选。”有一位长老提议。

“不行,”我爱罗否决了这个想法,“我从没征询过他是否愿意接任风影的位置,这样单方面地把他定为继承人太过轻率了。”

我爱罗一向是宠爱鹿代的,也许经历过被自己的舅舅伤害与欺骗,他才一直努力地让鹿代远离自己曾深有体会的苦痛。无论鹿代是否有接任的意愿,至少从小就被当作政治武器的宿命决不能再次重演。也就是说即使鹿代将来真的继位风影,也一定是他心甘情愿的。毕竟人生怎能交由旁人操控?

“而且鹿代也算木叶那边的人,我们虽然与木叶交好,但轻易地将他定为风影人选好像还是不合适吧。”也有长老提出质疑。

“那么,风影大人。不如再考虑考虑成婚如何,毕竟拥有自己的子嗣才是最合理的解决方法。”

“我没有喜欢的对象,更没有结婚的想法。”我爱罗拒绝了提议,“好了,这个问题我会想办法解决。今天的会议就开到这边吧。”他有些烦躁地走出会议室,有时间还是找勘九郎商量一下吧。

“果然还是老样子呢。”还在会议室的长老们叹了口气,“五代目真是犟得很,没办法了。毕竟重要的并不是结婚,而是留下子嗣。大概是时候用那个东西了……”

长老们如同事先商量好的一样交换了眼神,可惜我爱罗并没能发现这些。


鹿代能隐隐感到今天的我爱罗有些不对劲。

尽管他从行政部回来后,在我爱罗身边呆了没几分钟,便又以帮忙传送文件为由离开了风影室,可能用“被支开”来描述更准确一些。即使是那么短的时间,他依然能够注意到我爱罗总时不时的揉一揉布满细汗的额头,面色也有些泛红,好像在很努力地压制着什么一样。可是一旦鹿代问起来,对方却说自己没有任何问题,是他想多了。然而这种欲盖弥彰的回答反倒让鹿代更加在意。

他只好迅速办完我爱罗托付给自己的事情,好早点回去守在他身边。在回风影办公室的路上,突然听到会议室里传来长老们谈论的声音,风影一词让他止住步伐,直觉告诉他我爱罗的不对劲兴许和这群人有关,所以他隐匿了自己的气息偷偷侦听其中内容。

“……虽然这样做不妥当,但这也是唯一的办法了呢。”

“比起鹿代,果然还是自己的人更加可信一些吧,风影的位置马虎不得。”

“是啊,保证风影的世袭传承也是我们的职责之一。也正因为如此,禁药才被开发出来并且不断改良,让风影中招可不容易啊。”

禁药?鹿代心头一窒。

“我已经派人把药倒在了风影办公桌上的盆栽里,气味虽淡但对催情的效果不减,不出意外肯定能留下子嗣。这个时间药应该生效了,她也该出发了吧。”

鹿代蓦地瞪大眼睛,他忽然明白那个女人往盆栽里加的不是水,而是药。原来这些人是想靠下药来强行让我爱罗拥有自己的子嗣?怪不得他会有那种反应。嘁,真是恶心。鹿代有些懊恼地蹙紧眉头,他居然大意到让这些事情在他眼皮子底下发生。

不过现在当务之急就是阻止那一切。这样想着的鹿代,以最快的速度赶去了风影室。

果不其然,在路上鹿代就发现了那个女忍,看样子还精心打扮过。原来“献身”的也是她啊,一想到这鹿代就难以保持冷静,不过好在还是赶上了。他藏到了她身后,快速结下影缚术便控制住了对方。

“是你?你想做什么,快放开我!”女忍瞪大眼睛,徒劳地挣扎了几下。

“这话我还想问你。怎么突然打扮成这样,想勾引我爱罗吗?”鹿代脸上挂着怪异的笑容。

女忍明显神色一变。

“回去告诉那些长老们,这种愚蠢的下下策还是乘早放弃吧,你们这些自私的人歪脑筋动得厉害,可有谁想过要是你们的计划真的成功,他会因此背负多少自责和内疚。”鹿代向前走了几步,咬了咬牙,“无论你是被迫还是自愿,我都希望你有些自知之明,否则就算你是个女人我也不会手下留情的。更何况不出于这个原因,我同样会阻止你。”

女忍愣怔了几秒,终于还是灰心地垂下了头,嘴里喃喃道:“为什么……难道你也喜欢……"

没等对方问完鹿代便“啊”了一声算是承认了,他头也不回地前进着。他那样小心翼翼地喜欢着那个人,怎么能容许他不明不白地和别人做这样的事。


推开风影室的门时,鹿代便发现我爱罗已经趴在办公桌上了。走近一看,发现对方脸上淌满了汗水,鹿代赶紧开窗把那盆盆栽扔了出去,然后便把我爱罗圈进怀里。

我爱罗面色潮红,喘息也有些粗重。他抬眼看到了对方,眼神里有些诧异,却只能轻唤着:“鹿代……”

“舅舅,你被下药了。”鹿代故作冷静地解释,但心底一隅却在无声地爆炸,他从来没有看到这样的我爱罗,这种情况下还在苦苦忍耐的样子让他心疼,却也激起了他的欲望。他顺手一捞就把我爱罗抱了起来。可以感觉到怀里的人在软绵绵地挣动。欲望再次蹿升,对方火上浇油的动作让他甚至感觉那个被下了药的人好像是自己。

鹿代把我爱罗轻轻放在沙发上,看见对方的小腹已经微微隆起,不禁眉头一皱。他托住对方的后颈,轻声道:“别担心,我会帮你的。”说罢,便覆下一个吻。

可我爱罗却抬手挡住了对方的嘴唇,药劲不小,他的意识有一些模糊,所以他只能在用力地揉了揉太阳穴,费劲地说:“鹿代……这样不可以……”

鹿代移开了我爱罗的手腕,指尖微微颤抖着,可他看起来依然从容冷静,“听话,我会帮你弄出来。”耐心的、温柔的、好像在哄小孩一样的语气。我爱罗还没来得及再说些什么,便被鹿代堵上了嘴。

-
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开车了?

评论(8)
热度(40)

© 薄和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