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不挖坟!T T

关于

(代我)如梦非梦08

(肥肠粗糙的过渡)
08 未明
等回到木叶已经是三天后了。

如果按照原定计划,应该是他在砂隐呆个两天,然后再装作刚完成任务的样子回来,虽然不知道这件事会不会被日后提起,但至少现在在父母面前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然而现在,鹿代瞄了眼身边的勘九郎,心里有些苦恼,既然他来了势必要一起回家叙旧,然而他却没有理由对此阻拦。

啊,真是麻烦。

所以当鹿丸开门时,惊讶过后留给他一个饱含深意的目光,也在鹿代的意料之中。

听勘九郎说鹿代去了砂隐,手鞠倒也没起什么疑心,毕竟他的确是很久没有和他的舅舅们见面了,要说顺带去探望也很正常,只是有些奇怪鹿代被特意护送回来这件事,虽然带伤但自保还是不成问题,我爱罗是不是太宠他了一点。

而鹿丸一直都在一旁沉默地摩挲着胡子,看上去若有所思。

寒暄过后勘九郎没有久留,休整了一晚第二天便出发了。

“就送到这吧,”勘九郎在木叶村口与奈良一家告别,“再过一个月就要中忍考试了,我爱罗现在一定忙得焦头烂额,我得快点回去帮他。嘛,好在很快就能再见面了,我爱罗也会一起过来,到时再聚吧。”

没错,中忍考试快到了。他的话警醒了鹿代,那是和我爱罗把话讲清的大好机会,这次他绝对不能被支走。

“舅舅说的对,”鹿代回应道,“虽然不想承认,但前些天确实添了不少麻烦。这次考试我一定会好好招待舅舅们的。”说完,他便向鹿丸示意了一个目光。

鹿丸自然是听出了他的意思,但他只是不置可否地撇了撇嘴,并没有其他反应。

“你这孩子什么时候这么会说话了,这可不太像你的风格啊,”手鞠讶异地挑了挑眉,“偶尔不和这家伙一个德行我都有些不习惯呢。”

“啧,我哪有那么夸张。”鹿丸只能无奈地回应着。

“毕竟鹿代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嘛,已经是很有担当的男子汉了,”勘九郎露出赞许的笑容,又整了整背带,”好了,我该出发了,各位,就此告别。”

“路上小心。”

看着勘九郎的身影逐渐消失在森林里,鹿丸扭头对手鞠道:“你先回去吧,我有些话想对这小子说。”

“好啊,没想到你们父子俩现在都有悄悄话了,真是的,显我好像是个外人一样。”手鞠摆了摆手,转过身去不忘叮咛道,“记得早点回家吃饭哦。”

等手鞠也离开了视线,鹿代抬手示意鹿丸让自己先开口:“我知道你想对我说什么,老爹,整整三年了,你一直在阻碍我和我爱罗的见面,我没有反抗你,并不代表我永远不会这样做。”

“但你不能否认,他毕竟是你舅舅。”鹿代点燃了一支烟,言语直击重点。

“那么多年,这种事情我早就想明白了,”鹿代难得不是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每次提及我爱罗他都格外认真,“在我眼里他不仅是舅舅,更是一名优秀的忍者,即便他还经历过那样的过往。我相信无论我作为世界上的哪一个人,被这样优秀的他吸引,都是必然的事吧。可因为血缘这一切都变得可悲而荒谬,虽然这样说有些不好意思,可在喜欢他这件事上,我绝对是认真的。”

“啧,你什么时候会说这种肉麻的话了。”鹿丸抓了抓头,吐出一口烟,“既然有这样的觉悟,你打算怎么做呢?”

“我知道这很荒唐,但我必须尝试一下。”

“想尝试什么?看看我爱罗会不会爱上你吗?”鹿丸脸上似笑非笑。

“我还没有那么贪心。他独身一人守护砂隐那么多年,又有谁来守护他呢?而我想做那个人,虽然有些麻烦,但这是我一直以来的愿望。”鹿代咬了咬嘴唇,“哪怕他没有同我一样的心情,我也不会后悔。”

是这样啊,鹿丸吐出最后一口烟,烟雾背后闪烁着少年不服输的目光,他踩灭了烟头。虽然在怕麻烦这件事上他和自己简直如出一辙,但这三年里鹿代反常的刻苦他都看在眼里,虽然之前也会觉得匪夷所思,忍不住怀疑鹿代是不是搞错了什么,但时间的证明让他开始动摇。鹿代,原来从一开始他就是你想要守护的玉吗。

“也罢,这种麻烦事我早就懒得管了,”鹿丸终于心软了下来,他伸手揉了揉鹿代的头,儿子已经长得和他差不多高了,“喜欢就喜欢吧,反正这种事终究是藏不住的,况且我根本拦不住你吧。但是你记住,不管什么样的结果你都必须承担,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鹿代难得有些当机,他还没从鹿丸的话里反应过来。

“啊,不过说起来这事要是被手鞠知道了,我会被家暴得很惨吧,情况不妙啊。”

看着眼前开始有些不正经的男人,鹿代心里却翻腾着激动,他很感谢鹿丸最终选择相信了他。他突然想抱一抱他的父亲,但还是压下了这个念头。

他揉了揉眼睛,唇角却微扬。

“嗯,肯定也会有我的份吧。”

*

房间里的宁静突然被一阵急促的呼吸声打破。

我爱罗面色微微泛红地大力喘息着,额头上也沁出细汗。他有些烦躁地按了按太阳穴,脑海里还充斥着支离破碎的梦境片段。自从作为人柱力开始,这是他第二次开始畏惧睡眠。他已经记不清这一个月来自己究竟是第几次从梦里惊醒,梦的内容并非完全一致,但无一例外都有鹿代的身影。

这种情况从那天被下了药就开始了,不知道是不是药物的后遗症,那天无法言喻的情形常会以梦境的形式在他脑内一次次重现。其实影像型的记忆尚且留在他脑海里的不算多,大部分都被他的身体所记住,所以在梦境里就好像又体会了一次那种感觉。

被鹿代亲吻爱抚着的感觉。

每次梦境结束,负罪感都会在他心上多萌生一寸。不仅是因为自己总会想着那么糟糕的事情,对象还是他的亲外甥,更重要的是这种背德之事并非他的构想,而是在他的纵容下真实发生过的。这让他十分介怀,何况……鹿代还喜欢着别人。

除此之外,还有更让他害怕的梦境,他梦见过鹿代的死亡。

有鲜红的血液喷溅在自己身上。他目睹鹿代直直地倒在地上,惊愕过后才后知后觉地冲去扶起对方,触手温热却已僵硬,悲痛如浪潮般疯狂拍打在他心上。明明知道是梦,醒来之后他仍不放心地想知道鹿代的安危,然而恰好当天收到手鞠的例行来信才如释重负。

我爱罗不是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反常,他只是不敢再想,只怕挖掘出更深层次的东西。

等到气息平稳下来,他才虚脱般地抹去额头上的汗,然后呆滞地看着自己的掌心。

脑袋空白了好一阵我爱罗才扭头去看时间,好在夜晚已经结束了,他起身开始换衣服。四天后便开始中忍考试,今天是他和勘九郎出发去木叶的日子。

即使离那件事已经过去了一个月,他依然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鹿代,那个他曾经那么宠爱的孩子。然而现在一切都已经不一样了。


到了木叶后,勘九郎直接去了奈良家,而我爱罗则先前往了火影室。

即使已经成为两个孩子的父亲,鸣人依旧改不了迷糊的本性,火影室里到处都堆着乱糟糟的文件。他无奈地看着鸣人手忙脚乱地从沙发上搬走两堆文件,才给他腾出勉强可以入坐的地方。

他们身为影,平时自然没什么机会见面,每次叙旧鸣人总有说不完的话,他喋喋不休地从铺天盖地的工作抱怨到成天跟着佐助团团转的博人,我爱罗也只是安静地听着。

“说到孩子们,你的小外甥还真是不错啊,”鸣人自然而然地谈起鹿代,并没有注意到我爱罗神色一僵,“同期生里第一个当上上忍的就是鹿代了,S级任务也出过好几次,比起博人他可真是让人省心的孩子啊。”

“嗯……”我爱罗有些不自然地回答着,“他在我眼里也十分优秀。”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还有点不舍得让你带他去砂隐呢。”

会有这样一天么?我爱罗突然有些心慌,真的要和鹿代朝夕相处的话,该怎么办才好。

门口突然传来了敲门声,我爱罗的思绪被拉回现实,鸣人看向门口回了声“请进”。

来人穿着银色背心,佩戴着标志性的动物面具,看来是暗部的成员,不知为何,即使没有以真面目示人,我爱罗看着他的身影总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然而一想到他应该是来汇报工作的,他便压下这些奇怪的想法,自觉地避嫌离开。

门合上前他又略显在意地回头望了一眼,却还是没能想起来他究竟和记忆中的哪个身影重叠。

-
最近作业考试都要爆炸感觉自己快丧失组织语言的能力qaq
大概下一章……表白?

评论(2)
热度(35)

© 薄和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