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不挖坟!T T

关于

(代我)如梦非梦09

09 表白
木叶的街道比砂隐漂亮很多,然而细究起来除却单调乏味的黄沙似乎也并无不同。

我爱罗走得很慢,但他其实没有什么观赏兴致,只因一想到也许马上会碰到鹿代心里就乱作一团。晃神间却惹得街头的少女们侧目,意识到自己的身份后他不得不加快脚步,很快便来到了奈良家门口,他抿了抿唇,犹豫着还是伸手敲了下门。

开门迎接的是手鞠,她有些兴奋地扑上来搂住他,道:“好久不见啦我爱罗,真是的等你好久了,快进来吧!”

看着浑然不知的手鞠,负罪感也如同毒蔓般束缚着他,他心虚却故作镇定地走进屋里,极快地扫视了一遍客厅。鹿丸和勘九郎正坐在客厅闲聊,鹿丸对他招了招手:“啊,是我爱罗来了呀。赶了几天路很辛苦吧,请坐。”

他没有看到鹿代的身影。照理说他一定会出来迎接长辈的,看来现在是不在家吧。

我爱罗放下了悬着的心,可没过多久,门口突然传来了一声“我回来了”让他的心又徒得收紧,他下意识地攥着衣角,指节泛白。

“啊,舅舅们都来啦?”少年的嗓音再次响起,却如芒刺般扎在他身上。

最终还是忍不住看向门口,鹿代衣服上有些脏,看样子是刚出完任务回来。他抬眼刚好对上鹿代投来的目光,对方疲倦的脸上蓦地漾开了笑意。

“我爱罗…舅舅。”

*

“鹿代,我去收拾一下卧房,碗就拜托你洗咯。”

“啊,为什么总要我做这种麻烦的事啊。”鹿代嘴上抱怨着,却还是乖乖挽起袖管开始动手。他悄悄回头瞄了一眼在沙发上端坐着的我爱罗,到现在除了打招呼他们还没有说过一句话,所以鹿代无从分辨他现在是否还在意着那件事情。

不过好在我爱罗还是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这样看来现在的情况还不算坏。

把碗都洗了之后,他拿了几个水果出来削皮。还被路过倒茶的鹿丸看到了,对方忍不住惊讶道:“真新鲜,我可不记得你平时有削水果的习惯。”

“啊,虽然麻烦了点,可我总要做些什么吧。说起来你不也总是给老妈削水果吗。”鹿代揶揄了他一下,简单摆了个盘后便将削好的水果端走。

鹿丸被噎得无言以对,只能叹了口气,默默腹诽着这种事也不是让你学去追舅舅的啊。


“舅舅,吃水果。”

鹿代将水果递去,他自然是没忘了勘九郎的份,只是目光牢牢粘在我爱罗身上。

被这样注视着的我爱罗神情有些不自然,他避开鹿代的目光,垂眼说了声谢谢,伸手接下的时候还无意触碰到了对方的手指。然而勘九郎并没有注意到身边两个人的小动作,道了声谢便大剌剌地接下。

“鹿代,说起来以前中忍考试的时候你总不在家,这次真是难得啊。”勘九郎道。

鹿代收回视线,顺势在我爱罗身边坐下,“嗯,因为这次考试刚好被委派了新人带队的工作嘛,考试结束前我应该都会留在木叶。嘛,虽然也不是什么轻松的差事,总比出任务好多了。”

“上上次见你的时候明明才刚当上中忍,现在竟然都这么出色了,年轻人的成长速度真是快得惊人啊。”勘九郎有些感慨。

“毕竟这小子还是有那么些奋斗目标的啊。”鹿丸也坐了过来,暧昧地笑了笑,“是吧鹿代?”

“啊,有是有,可现在还差得远。”

“诶?什么目标?可以说来听听吗?”勘九郎有些好奇地看向鹿代。

“真麻烦,老爸真是藏不住话啊,”鹿代嘴上抱怨着,却垂头瞄了眼身边的我爱罗,指尖微微攥着衣角,心跳有些加速,“该怎么说呢。想要守护自己珍视之人,需要让自己足够强大才可以吧。”

不是同伴或者朋友,而是意味更加亲密的珍视之人。

我爱罗心里咯噔一下,即使像他这样对情爱迟钝无比的人都听出来鹿代说的是那种关系的人,即使早就听过类似的话,他依然感觉心里好像被闷闷地打了一拳一样。

“什么嘛。难道说鹿代是有喜欢的人啦?也对,毕竟是十六岁这种美好的年纪啊。”勘九郎恍然大悟,“说起来在这点上,你真是比我爱罗好太多——”

“勘九郎……!”沉默到现在的我爱罗终于开口,微怒的语气示意对方可以闭嘴了。

“啊啊,抱歉啦我爱罗,我不是故意的。”

“那个,我爱罗舅舅,”鹿代突然唤了他,色泽相仿的眼眸流转着奇异的光,“我有些话想对你说,介意和我一起出去走走吗。”

终于还是来了吗……我爱罗咬了咬嘴唇,被鹿代这样的目光注视着让他有些心慌,他可以猜到对方想说什么。作为风影他可以游刃有余地周旋于各忍村的明争暗斗,面对这种事情他却败下阵脚。明明那天的荒唐责任多半在他,却迟迟没有勇气面对,他实在太过难堪。

他不敢想象作为长辈自己在鹿代心里留下了怎样的印象,然而他又该如何是好?

“……嗯。”

即便如此,他最终仍轻轻点了头。

不同于砂隐巨大的昼夜温差,木叶的晚风吹在身上只有薄薄的凉意,这条路在鹿代小时候他陪他走过无数次,熟悉的街道不复白日的繁华景象,许多店面正忙着收拾打烊,灯火渐渐地暗淡下去,看上去有种冷清的祥和。只是这次我爱罗的心里一直无法保持曾经的平静,被汗水浸湿的掌心没有一丝热度。

虽然是鹿代主动邀请他出来的,但走到现在他都一语不发,尴尬的气氛一直凝固在他们之间。

“舅舅,等我一下。”鹿代突然开口,等我爱罗扭头去看的时候他已经跑开了。

很快他又快步走了回来,手里拿着一大包打包好的粉肝。

“听勘九郎舅舅说你爱吃这个,”鹿代有些别扭地开口,“刚好看见就买了一些给你。”

他用牙签戳了一块递到我爱罗唇边,试探地问:“尝一下吧?”

我爱罗愣了愣,下意识张嘴接下。嚼了几口突然耳根一红,因为他才意识到粉肝是被鹿代喂进嘴里的。

鹿代还想再喂,我爱罗却伸手捉住了对方的手腕:“很好吃,谢谢,让我自己来就好。”

“你的手怎么这么凉。”鹿代眉头微皱,将食物放回去后,恍若未闻般地反握住他的手包裹在自己的掌心里搓了搓。

我爱罗避开对方的目光,源源不断的温暖让他的心跳有些加速。又是那样的感觉,他下意识地把手抽了回来。

“够了鹿代。”

鹿代仍维持着那个姿势,片刻后才缓缓放下,眼神看上去落寞又无奈。他突然有些后悔那么直接地拒绝了对方的关心,刚想说声“抱歉”却因鹿代先开了口而又咽了回去。

“可能现在提起来有些不合时宜……”鹿代将纸袋放到我爱罗手里,“上个月的事我必须道歉,舅舅的身体还好吗?”

“……嗯,没有大碍。”我爱罗还记得那时自己全身酸痛到连走路都有点费劲,过了整整一周身上的吻痕才淡了下去。

“你要记得多提防那些长老,”鹿代心里仍然十分介怀,“要不是刚好听到这些拦住了那个女人,可能就麻烦大了。”

我爱罗蹙了蹙眉,要不是鹿代拦下来的话,或许自己就要这样随随便便成婚了吧。

“我知道,”我爱罗道,“这次事情败露了,他们目前不敢再妄为。”

“舅舅,你是不是……不太想见到我?”

少年问的猝不及防,我爱罗心里一惊,却强装镇定地否认道:“并没有。”

“你骗人,”鹿代突然停下了脚步,微微垂着头隐藏了脸上的表情,“你之前连话都不和我说,要是你生我的气了,拜托一定要告诉我。”

“鹿代——”

“这一个月来我想了很多,我们之间不明不白地就发生了这种事确实让人无法接受,毕竟连挽回的余地都没有。但我不希望你把对我的不满藏在心里,我不会逃避责任的!”鹿代情绪有些激动,双手攀上了我爱罗的肩膀。

话说出口鹿代其实有点后悔,他自己都不知道能怎么负责,这话反倒显得幼稚而可笑。

我爱罗怔怔地盯着他看了好一会,最终叹了口气,“我从来没想过责怪你,更别说有不满的情绪,这件事情本就不是你一个人的责任。

“我只是不知道怎么开口,况且你很早就说过已经有了喜欢的对象吧。这种事要是被她知道了该怎么办,我觉得自己很对不起你们,可我又能弥补什么呢。”

很早就说过?鹿代有些晃神,他努力回忆着,脑海里突然重现出十三岁的那个夜晚。他突然如释重负地笑了笑,原来那句随口说的话被我爱罗一直记到现在吗?

“嗯,我喜欢的人已经知道了,他也确实不太高兴,但我希望他不要再介意这些了。”

“这种事怎么可能不介意?”我爱罗惊愕地瞪着他。

鹿代的脸慢慢贴近对方,他甚至能在我爱罗眼里看到自己,“毕竟他也是当事人之一啊,哪有人这样生自己的气的?”

“……你说什么?”

他伸手用力抱住我爱罗。

“我是说,我爱罗,我喜欢你。”

好像生怕对方还有什么疑问似的,他补充道:

“从最初到现在,一直都喜欢着你。”

-
表完白大概又是一大波瓶颈(
又开了个叛忍鹿代但本质其实没有黑化的脑洞,但我应该是没能力写出来吧,而且自己写的一点都不好吃(哭

评论(4)
热度(42)

© 薄和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