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不挖坟!T T

关于

(代我)如梦非梦10

10 心思
一定有哪里不对。

他不是没有意识到鹿代对自己的过分温柔,但他曾以为都是自己荒谬的念头。

喜欢。他第一次感觉自己离这个词那么近。不同于以往向自己表达爱意的女性,那是来自鹿代的,身体里流淌着相同血液的人,他们之间的喜欢,怎么说也不该越过亲情的界限,但现在鹿代的的确确对他说了喜欢。他觉得不可思议,甚至忘记挣脱对方的怀抱。

“你……是不是弄错什么了?”

“我喜欢了你十几年,绝对不会搞错的。”

鹿代的语气笃定得好像在阐述真理,让我爱罗连再次质疑的底气都没有。他怔怔地看着前方,惊愕到说不出一个字。十几年,这是多可怕的跨度。记忆回溯到所有与鹿代有过交集的片段,那些一直在他心间温存的回忆,仿佛在一瞬间全部变了质。

他忽然意识到那些炙热的亲吻和爱抚的背后,同样都是源于鹿代的喜欢。

那他呢?自始至终都乖乖配合的自己又算是什么?
心头猛地一紧,他突然用力挣脱鹿代的怀抱,身上残留的体温被风一吹倾刻便消散了。

“不,你搞错了。我是你舅舅。”

我爱罗突然平静了下来,语气冷漠且不容置疑。他本该补上更绝情的话让鹿代死心,但一看到对方僵在脸上的表情,便怎么也张不开口。

扔下了这句逃避般的话语他转身欲走,鹿代下意识想拉住他,他刻意避开了与对方的触碰,瞬间化沙离开,显得如此决绝,却也狼狈。


离开了鹿代后他悄悄回了奈良家,躲在房间里一直看着窗外一阵阵发愣,他好像虚脱般连思考的力气都没有。手边纸袋晃动的声音聚拢了他的心神,这才意识到鹿代买给他的食物还拎在手里。

他眉头一皱,烦躁地把它扔在床头柜上。

但没过多久又拿起来往嘴里塞了几口。

他心里依然乱得很,之前的事情尚未平息,现在的更让他头疼。这些情绪的来源绝不仅仅是鹿代向他说了喜欢,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没有做到同过去一样直截了当地拒绝,哪怕对象是鹿代,也不该欲盖弥彰地强调自己作为舅舅的身份。

所以要是他不是舅舅呢,会接受吗?

我爱罗摇了摇头,这种假设完全没有任何意义。他是鹿代的舅舅这一点永远不会改变,既然如此,他的个人感情也没有必要深入分析。

因为他们之间只能是亲情,不会、也不能再有其他的了。

细微的开锁声引起了他的注意,他这才想起来鹿代一直到现在都没回来。

心里还是忍不住在意起来,他轻轻地踱步到门前,用查克拉透过门缝逸出一些沙子聚成第三只眼,悄悄观察外面的情况。

回来的人的确是鹿代,脸上依然是难以掩藏的失落。

鹿丸也闻声从房间出来,走到鹿代面前,双手抱胸对他说了些什么。鹿代垂着眼沉默了许久,才摇了摇头。随后鹿丸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肩,又回了房间。

我爱罗并没有听清父子俩的对话,但他可以感觉到鹿丸或许觉察到了些许端倪。不管是出于保护鹿代,还是为了自己,他都必须不动声色地瞒下来,尤其是手鞠。过去的亏欠尚且无法偿还,这段时间他还和鹿代发生了那么多背离道德的事,要是被手鞠知道了她该如何承受。

强烈的负罪感压得他快透不过气来,他不可以再伤害自己的亲人了。

可是鹿代呢?

视线里的鹿代无力地抵着墙慢慢蹲坐了下来,那样的无奈和沮丧让我爱罗有些心疼,他想推开门,却又不知道对他说些什么才算合适。迟疑了许久,伸向把手的手终于还是缓缓放了下来。

明明自己才是始作俑者,现在站出来又有什么意义,况且这种不合时宜的关心也只会让鹿代在错误的泥沼里越陷越深。

他能做的只有无动于衷。

仅此而已。

*

召开完一上午的五影会谈,鸣人和我爱罗并排走出了会议室。

不知道为什么,鸣人总觉得我爱罗有些心不在焉的,哪怕现在会议已经结束了,也是一副眉头深锁的样子。是昨天发生了什么吗,他总觉得有些在意,便叫住了对方,“我爱罗。”

对方恍若未闻般没有停下脚步。

“我说啊,我爱罗,”鸣人加大音量,上前一步搭住了我爱罗的肩,对方这才惊讶地回过神来,轻声说了句“抱歉”。鸣人好奇地盯着他,“五影里最认真工作的就是你了,今天怎么有些分心,你有什么心事吗?”

我爱罗摇摇头,“没什么,可能没有休息好。”

“这样啊。说起来过了那么多年你的黑眼圈还是没消下去,果然不要总熬夜工作才是呢。”鸣人笑了笑,自然地搂住我爱罗的脖子,“既然来了木叶就当给自己好好放个假吧。走,我带你去看看这届木叶的下忍们,年轻人就是有活力啊……”

我爱罗任由鸣人带着走,耳边传来喋喋不休的声音他却一句都没听进去。

该怎么做才好?

鹿代……

“啊,到了哦。”鸣人提醒道,而后便拉着我爱罗往隔间走了进去。

透过玻璃可以看到屋子里都是些十二三岁的孩子,叽叽喳喳地议论着“以后要当火影”“中忍考试必胜”云云,虽然脸上是稚气未脱的样子,仍让人不禁感慨这样的美好岁月。

突然眼前出现了一阵烟雾,雾气散去有人影渐渐显现,“是七代目来了,”听到声音的我爱罗明显一滞,那声音他再熟悉不过,昨晚那声音的主人刚对他说了喜欢,“舅舅……”

“新人的水平都试探过了吗,鹿代?”鸣人问道。

“啊,嗯。”鹿代的视线在我爱罗身上停留片刻便又迅速移开,“新人们身手还不错,只是为什么七代目偏偏叫我来啊,小孩子最麻烦了。”

“总是这样怕麻烦也不行哦,这样也算是一种修行吧,是吧我爱罗?”鸣人扭头冲我爱罗笑了笑,才发现对方脸上似有若无的红晕。“诶,怎么回事?”他下意识伸手探了探我爱罗的额头,“我爱罗发烧了吗?”

我爱罗一惊,如触电般弹开,这才感觉到脸在不断的发烫,又有些懊恼自己过大的反应。“……我没事。”

鸣人愣了愣,突然感觉到气氛有些诡异的尴尬,记忆中他从来没见过我爱罗脸红的样子,难道他是在害羞吗?但有什么好害羞的?因为自己,还是……?

又将视线转向了鹿代,乍一看倒是没什么问题,但仔细观察就能看到他额头上沁出一层细汗。什么啊,鹿代也在紧张些什么?

鸣人玩味地摸了摸下巴,忍不住问:“你们两个……是怎么了?吵架了吗?”

被鸣人察觉到端倪的两人都有些不知所措,鹿代率先反应了过来,故作镇定地回应,“怎么可能,什么事都没有,是七代目想太多了,”说着,鹿代走到了我爱罗身边,看着对方微微泛红的脸,心里的不安突然被全部释放,他轻笑道,“舅舅一直都最喜欢我了,不是吗?”

这话不仅悄悄转移了话题,也是在试探他的态度。

我爱罗沉默了半响,最终还是没有回避这个问题,轻轻“嗯”了一声。

“不早了,是时候带新人去参加笔试了,”鹿代转头对鸣人道,“七代目,我先走了。”

“啊好,辛苦了。”

随后鹿代又对我爱罗道:“舅舅也早点回家休息吧,我晚上就回来。”

鸣人自然是不会相信他们之间什么都没发生,他若有所思地盯着我爱罗看了半响最终还是作罢,既然他们不愿意说,他还是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好了。

-
啊最近rio被会计口语四六级日语搞得爆炸了 而且也快期末了打开备忘录好罪孽 但其实就算不开好像也没做什么别的事
这就是人的劣根性吧(
洋洋洒洒写了2k+发现其实并没有什么进展 果然还是不适合写文吧(sad(好着急想快点放飞自我

评论(1)
热度(40)

© 薄和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