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不挖坟!T T

关于

(代我)如梦非梦11

11
虽然新人们的笔试早早结束了,可鹿代的工作还在继续。统计通过人员的名单,帮忙布置下一个试场,等忙完回家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鹿代将脚步声压得很轻,路过父母房间的时候往里面瞟了一眼,和意料中的一样,他们都已经睡下了。他继续向前走,径直经过了自己房间,在另一扇门前站定。往下看了一眼,发现没有光线从门缝里透出来。

他想伸手开门,但一想到或许会惊动对方便又收回手,转而结了印。随即便有影子攀上了把手替他拧开了把手,全程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房间里一片黑暗,只有从窗外透进来的隐隐光线,他小心翼翼地半摸索着走了进去,到床边才站定,视线停留在沉睡之人身上。微弱的月光打在我爱罗的脸上,模样安静又美好。

他忍不住俯下身亲吻对方的额头。

对方依然在沉睡,似乎并无觉察。鹿代大着胆子,往下移了移位置,又吻了下去。

睡梦间我爱罗只感觉嘴上碰到一个软软的东西,以为自己又陷入了那个梦境,便由着对方没有反抗。然而虽然只是蜻蜓点水般地触碰,过于真实的触感却让他难以忽略。

不对,是热的……!

我爱罗突然惊醒,起身只见有一个黑影正迅速向门口走去,他的神经蓦地绷紧,“谁?”

对方似乎没有料到他会醒来,脚步一下子滞在原地,过了好一会才转过身来看着他,透过似有若无的光线他很快就认出了对方的轮廓,心里突然有些羞赧,“鹿代,你……”

他咬了咬嘴唇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鹿代刚刚吻了他,原来不是梦吗。

他有些后悔自己的无动于衷,哪怕是真实的梦境,他也不该任由对方胡来。都已经是第二次了。

“我吵醒你了吗,抱歉。”

嘴上虽然说着道歉的话语,黑暗中鹿代的双眸却如宝石般透着光,毫不躲闪地盯着我爱罗。

又是那样灼热而直接的目光,好像在他身上细细舔过一遍一样。他被看得没由来的心跳加速,好像自己才是犯错的人,先前已经组织成形的语句瞬间化作一片空白。

“不是吵醒的问题,我们……”我爱罗欲言又止,他从来没碰到过这种事,现在更加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嘴唇翕合了好几次,最后只能干干地呢喃一句,“我是你舅舅。”

“所以呢,”鹿代不紧不慢地走到了他的身边,“舅舅会讨厌吗?”

我爱罗一怔,讨厌吗?他拒绝鹿代的原因好像自始至终都是碍于他们的关系,心里却从未有过厌恶。然而这样又能说明什么呢?

我爱罗不置可否地抿了抿唇,他不想承认却也做不到撒谎,只能由着气氛渐渐凝固。鹿代也识相地没有继续问下去,只是一直注视着他。

“你脸红了,”鹿代坐了下来,望向他的眼里有不易察觉的笑意,“即便不是第一次了,你还是会害羞吗,舅舅?”

我爱罗一下子有些局促,双目微瞪怒嗔道:“你看错了。好了,以为别再做这种事情。”说完便察觉到脸的确在不断变烫,又有些后悔刚刚说了那些多余的话,他心虚地偏过头去,“没什么事的话快点去休息吧。”

鹿代沉默了半响,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卷轴,解开了封印。烟雾散去出现了一盆仙人掌。

看样子应该是曾经放在他办公桌上的那盆,但似乎又不太像。

“舅舅很喜欢它吧。上次因为……那件事就把你桌上那盆扔了,这是我重新弄来的,想要赔给你。”鹿代抓了抓头,捧起来递给我爱罗,“这几天给小樱阿姨送了好几次药才拿到这么一些。”

我爱罗盯着那盆被塞进手里的仙人掌却蹙紧了眉头,记忆中明明和他父亲一样怕麻烦的鹿代,不觉间却为他做了那么多事。如果是以前一定会很开心,可惜现在他们的关系不再像以往那么单纯,鹿代做得越多他反倒越觉得不安。

“鹿代,那天的事你不用觉得介怀,那不是你的责任,我希望你可以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我爱罗搭在花盆上的指尖因用力而失去血色,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还有,别再在我身上浪费力气了,那样的感情我是无法给你同样的回应的。”

即使想到过我爱罗这样的回答,鹿代依然心底一凉,他叹了口气,“那又怎么样呢?我做这些也只是因为喜欢你,并不是想要得到什么,所以就算是没有回音也无所谓,”鹿代握住了他的手,眼神真挚而坚定,“况且就算舅舅这么说,不到最后我还是不甘心放弃。”

“还有,”鹿代伸手扣住我爱罗的后颈,将脸贴近对方,感觉到我爱罗闭上眼想要闪躲,他止住了动作,突然粲然一笑,“我不会强迫你做不喜欢的事,所以请不要躲着我。”

鹿代起身走到门口,“舅舅晚安。”

感觉到搭在自己后颈出的手抽离,我爱罗睁开眼,虚脱般地靠向床头看着鹿代关门离开,刚刚差点以为鹿代又要吻下来,可是他居然也没多做反抗,要是直接推开了一定能打消掉鹿代大部分的念头吧。

一想到自己又没有成功拒绝鹿代,我爱罗就有些懊恼,他按了按额头,思忖着那时的自己到底在想什么,以及这些矛盾的情绪究竟是因何而来。


之后的几天是中忍考试中的生存考验,鹿代身为工作人员自然也要潜伏在考场关注新人们的情况。我爱罗已经好几天没好好见过鹿代了,他早上去工作的时间比自己的会议还要早一些,晚上一直到深夜才回来。闲暇时在火影室和鸣人叙旧的时候偶尔会看到他来汇报工作,然而也仅仅是故作自然地问候一句的程度。

这样也好。

毕竟鹿代早已不是他印象里那个爱偷懒的小孩子了,而是一个出色又干练的忍者,甚至到了可以对他表达爱意的年纪。

时间很快就到了最终试。

等我爱罗抵达看台的时候发现鸣人也已经到了,与此同时,他一眼就看到了在鸣人身后站着的鹿代。

“来了呀,我爱罗、勘九郎。”鸣人冲他们招了招手。

“舅舅们早安。”鹿代也看见了他,脸上多了几丝笑意。

“嗯,早。”我爱罗故作冷静地点了点头,在鸣人身边的座位坐下。

“啊,鹿代也在啊。”勘九郎揉了揉对方的头,“终于看见你了,说起来这几天你都是早出晚归的,当工作人员可真是辛苦啊。”

“毕竟能者多劳嘛,真不愧是鹿丸的儿子。”鸣人说。

说完,鸣人突然注意到我爱罗似乎又沉默了下来,不知是不是错觉,最近他好像特别回避和鹿代有关的话题,明明以前不是这样的。

“啊,别这么说了,”鹿代发现鸣人对我爱罗的态度起了疑心,适时地开了口,“虽然麻烦,但该做的总是要做好的。嘛,比试马上就要开始了,多关注一下新人的水平才是。”

“说的也是呢。再多说鹿代就该不好意思了吧。”勘九郎揶揄道。

没过多久五影就全数到齐,很快比赛就开始进行。

观众席上一直有着此起彼伏的喝彩声,我爱罗却一直都没有把心思放在场上,最近所有和鹿代有关的事都会让他下意识想要逃开,明明不想让别人发现他们之间的事,现在反而是他总是此地无银,引起别人的怀疑。

现在的他依旧觉得浑身不自在。或许是因为鹿代站在他和鸣人身后的缘故,他总觉得鹿代的视线一直牢牢定格在他身上,这样的感觉让他无法忽略,呼吸也急促了起来。不过好在有斗笠的遮挡,才让他泛红的耳朵免于暴露在任何人的视线中。

等我爱罗想起来看一眼比赛情况的时候,才发现第一组比试已经在公布结果了。

“胜方,绪方美代。”

我爱罗无意中扫了一眼那个叫作绪方美代的女孩子,却发现她正雀跃地往五影看台挥了挥手,身上都是擦伤却笑得灿烂,同时嘴里还在喊道:

“鹿代前辈,我表现得还不错吧!”

-
事实证明一定要好好写大纲再开坑,哪怕故事性不强也要好!好!写!大!纲!(来自一个备考间隙还对着备忘录一脸懵逼的客户端(
好丢脸,迅速滚走(

评论(4)
热度(27)

© 薄和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