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ghtea
我根本不会搞闯作
 

《(代我)如梦非梦12》

12
“啊?”

站在看台上的鹿代难得有一些呆滞。他在带新人的时候见过这个女孩,可也仅仅有几面之缘,连单独的交流都没有过。就算是想要得到认可,对象也不该是他这个陌生人吧?

“我说啊,你们认识吗?”鸣人也因好奇忍不住转过头来问他。

鹿代收回了视线,摊了摊手,“谈不上认识,不过是考试期间见过几次面。真奇怪啊,突然对我说这种莫名其妙的话。”

鸣人若有所思地又回头看了眼,察觉到少女退场时恋恋不舍的目光,突然了然地笑了笑,“嘛,毕竟都是到了青春期的孩子们,克制不住内心的悸动也是没办法的事啊。”

鹿代听出了鸣人话里的意思,瞥了眼场内,刚好和女孩对上了目光,女孩脸上的笑瞬间又灿烂了起来。

“不会的吧,这种麻烦的事。”

鹿代面无表情地移开眼,心里一下子只剩下烦躁的情绪。

视线又转向我爱罗波澜不惊的背影,鹿代张了张嘴却欲言又止,他应该也看到了吧……一点反应都没吗。

鹿代敛了敛眼神,自嘲着自己本就不该有什么期待。但他不知道,在他看不见的斗笠下,我爱罗的表情却一点点地冷了下去。


第一天的比试很快就结束了,由于勘九郎还要处理砂隐新人的事物就先离开了,回家路上只剩下了鹿代和我爱罗两个人。

傍晚时分的街道异常空旷,他们走在街上也不太引人注意,鹿代偷偷往身边瞄了好几眼,犹豫着要不要牵住身边之人的手。

“鹿代,能告诉我原因吗,”我爱罗突然开了口,他不是没有察觉到鹿代时不时投来的视线,“先不说你我同性,像我这样无趣的人,你为什么——”

“所以说为什么舅舅总喜欢这样妄自菲薄呢,”鹿代打断了对方,语气里满满的都是无奈,“喜欢与否不该用有不有趣来衡量的吧,何况我从来没有这样认为。再说了,我爱罗这个人的魅力远比你想象中的多。”

“还有,”他伸手穿过对方的指间牢牢扣住,“我从来没有像在意你一样在意过其他人,哪怕是一点点,这样的理由你可以接受吗?。”

我爱罗耳根一烧,刚想再说些什么,突然迅速挣开了鹿代的手,语气里有一丝紧张:“有人来了。”

鹿代愣了半响又将手插回口袋,没过多久果然听到背后由远及近的声音。

“鹿代前辈——!”

鹿代皱了皱眉,他记得这个声音,不耐烦地嘟囔了一句“真麻烦”才转过身去,“是你啊,有什么事吗?”

女孩一路跑到他的面前才停了下来,扶着膝盖喘了半天才把气喘匀。“还好赶上了,那个,今天在场上有些突然,没有吓到前辈吧?”

“呃,是有点,不过没有关系。”

“啊,这位是风影大人吗?怎么办,不知不觉就说了这种得意忘形的话,也太丢脸了……”女孩看上去有些懊恼,脸涨得通红。

鹿代挠了挠脸,显然也有些无措,他有些不自然地宽慰道,“嘛,既然都结束了,也别太在意这些。”

“那我表现得还可以吧……”女孩小心翼翼地问道。

“啊,还不错吧。”

“那前辈,会喜欢我吗……?”她红着脸垂下头,声音越来越小,却依然足够传到鹿代耳中。

以及我爱罗。

鹿代瞪大双眼后退了一步,额头也冒出了些汗来。他不是没有猜到这种可能,虽然是他最不希望面对的情况,却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更糟的是此刻我爱罗正在他的身旁。

他下意识扭头想要向我爱罗解释什么,还没来得及开口,便听到对方说:“既然这样,打扰了。”

“舅舅!”鹿代下意识扣住了我爱罗的手腕,没有控制的力道透露出了他鲜有的慌张。

我爱罗停下了动作,没有挣脱。

“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鹿代平静了下来,明明是对女孩说的话他却看向我爱罗,过了半响才转过头去,抓了抓头发,“所以抱歉呐,大概不会再喜欢上别人了。”

*

真刺耳。

明明是一直希望着的结果,明明这样自己应该感觉到解脱,然而真的如他所愿的时候心里却翻涌着前所未有的厌恶感觉。

鹿代前辈。喜欢。

心仿佛在深渊里急速坠落,最终将那名为自欺欺人的盔甲摔得粉碎。

一瞬间那些一直困扰他的情感终于避无可避地明朗了起来,齐刷刷地指向同一个答案。

原来是一样的吗?我爱罗有些绝望地阖上眼,就算自己也同样喜欢着鹿代,那也终究不过是些见不得人的东西。

鹿代可以有犯错的权利,但他不行。

*

仲夏的夜晚总是姗姗来迟。

远方天空仍残留着几缕光线未被黑暗吞噬,如箭矢般掠过的鸟雀衬托出异国的平静祥和,如油画般美好得似乎让人可以暂且忘却眼前的烦恼。

吃好晚饭后,我爱罗被手鞠拉到庭院里闲聊。看着眼前越来越轻易地就展开笑靥的手鞠,我爱罗暗想,绝不能让她的幸福就此终结在自己手上。

聊了好一会后,手鞠突然移开了视线,冲我爱罗身后笑道:“那么大了还是这么粘你的小舅舅啊,真是没办法啊,那我姑且把我爱罗让给你好了。”

“才不是,我只是想和舅舅下盘棋。和老爸下太费精力了。”

“好好好,”手鞠无奈地应和,随后起身向我爱罗道别,“那我就先走了,可不要对那小子手下留情哦。”

我爱罗不自然地用指尖轻捻着衣服,半响才点了点头,待手鞠离开便将视线安放在自己的手背上。

鹿代在他身旁坐下,安静地摆弄着棋盘。不知过了多久,他突然没头没脑地说:“你别误会,我不认识那个女孩子,更不会喜欢她。”

我爱罗避开鹿代的视线,移出一棋以示开局,“我没有误会,你也不必和我解释。”

鹿代没有说话,沉默地和我爱罗对弈几个回合后,才问道:“你真的一点都不在意吗?”

“我说过,我不会对你抱有同样的情感——”

“你骗人。”

我爱罗心里一惊,思忖着自己是不是不小心露出了什么端倪,持棋的手也停顿了一下。

“你要是不在意的话,为什么那时脸色那么苍白?”鹿代一手托着脑袋,一手把玩着棋子,双眸紧盯着我爱罗,只怕错过对方的任何反应,“还是说,你在害怕些什么?”

“没有,那时可能有些中暑了……”我爱罗还来不及编出更多的借口,脸便被鹿代强迫抬起与他对视。

空气凝固。

我爱罗一愣,迅速挡掉了对方的手,故作平静地说:“适可而止一点吧。”

被推开的手滞了滞,又若无其事地走了一步棋,“如果舅舅想法有变请务必要告诉我,”鹿代顿了顿,叹了口气,“也许某一天我听不到了也说不定。”

鹿代这话说得异常风轻云淡,我爱罗却心头一窒,他无法不在意其中的别有深意,“你什么意思?”

“啊,我是说我输了。”鹿代岔开话题,指了指棋盘,玉的周围已然没了掩护。

……是故意走错的吗?

“那不是我想守护的玉。”鹿代看出了对方的疑惑,说完便起身准备离开。

他望着夜空感叹道,“真是旖旎的月色呢。”我爱罗下意识抬头,正好撞到又低头看向自己的鹿代的视线。

“你也是。”

-
撩舅混更(躺
我终于考完高数了!(虽然补考是必然的(昏迷
感觉下次动笔可能是考完四六级的时候了orz之后有十天假一定会快点写完的!(大概还有五章的样子(昏迷
好了又要去准备后天的考试了(痛哭

 
 
评论(3)
热度(28)
© Nighte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