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ghtea
我根本不会搞闯作
 

《(代我)如梦非梦13》

13
“所以啊,能不能别再跟着我了。”

被人以拙劣的方式尾随了一路的鹿代终于无法熟视无睹,在会场前他突然停下脚步,无奈地回过头去,看着身后的人影逃窜似地躲到墙边。

“既然你都已经比完了,怎么不好好在家等结果。”

“诶……原来被发现了吗?”美代有些不好意思地从转角处探头,眼神游离地磨蹭到鹿代身边,“路上刚好看见前辈,但不敢打招呼,不知不觉就跟到这里来了,我没有惹你生气吧?”

鹿代扫了她一眼,叹了口气,“那倒没有,不过这种奇怪的事以后还是别再做了。”

“我明白了。我以后会多做一些让前辈喜欢的事情的!”女孩坚定地点了点头。

啧,怎么又扯到喜欢了。鹿代被噎得一时语塞,有些尴尬地别过脸去,“先不说这些,比赛要开始了,我就先进去了。”

“诶,前辈等我一起!”

会场里认识鹿代的人不少,现在身边还跟着个女孩,总免不了旁人的想入非非,不断投来的视线让鹿代觉得非常不自在,脚步也不觉间加快了。

就在快到走上看台的时候,鹿代突然感觉袖子被拽住了,可以轻易挣脱的力道透露出怯懦与迟疑。他犹豫了一下还是硬不下心来甩开,于是停下了脚步等她开口。

“那个,前辈,”美代松开了鹿代的袖子,小心翼翼地问道,“可以在下面一起聊天吗?就一会。”

鹿代有些诧异地挑了挑眉,没有立刻回答。他突然感觉到一股特殊的视线正注视着他,所以他越过了美代的头顶,直直地望着看台。

然后目光就不偏不倚地正正对上了。

被察觉到的我爱罗一瞬间如触电般移开了眼, 仅仅是对视倒也罢了,捕捉到这一充满欲盖弥彰意味的细节,鹿代心跳不禁加速,他依然望着我爱罗的侧脸,眉眼里有藏匿不住的笑意。

“前辈?”

鹿代回过神来,平复了一下心情,但看上去仍有些愉悦的样子,语气也略有上扬:

“好啊,你想聊什么?”


场上比赛进行得如火如荼,坐在观众席里的二人却进行着无关的话题。

“前辈平时都喜欢做些什么?”

“偷偷懒睡睡觉。”

“怎么会?!”美代一脸诧异,“前辈修行的时候一定很认真吧。”

鹿代好笑地瞥了她一眼,“你怎么知道,难道你见过?”

美代沉默了半响,点了点头:“是啊。你果然不记得了吗,也对,毕竟不过是件小事而已……”女孩笑了笑,回忆了起来,“第一次遇见你的那天是三年前,我和同伴打赌输了,就一个人跑去树林探险。可惜那时候太小了,笨手笨脚的,不仅迷了路,还从山坡上摔了下来,就在万念俱灰的时候,好在我遇到了你。”

鹿代仔细端详美代的脸,终于想起来好像确实有这么回事,“哦,原来是你啊。”

“你记起来了吗,”美代眼神里闪烁着惊喜,“最后是你背着我回了家,只可惜还没等我道谢,你就突然消失了。”

“可能是我的影分身太累吧……”

“什么影分身?”

鹿代有些汗颜,虽然当时不太想管闲事但又做不到坐视不理,所以就想出了这样的办法,让影分身代替自己做做好事,“让你失望了,送你回家的并不是我本人啊。”

“就算是影分身也好,帮我的人就是你没错。”美代好像并不在意其中区别,定定地看着鹿代,“你是我见过最温柔的人,也是我一直喜欢着的人。”

鹿代皱眉,表情凝重了起来,“有些话我不想兜圈子,我昨天已经拒绝过你了吧,以后不要再在我身上浪费力气了,没用。”

话刚说出口鹿代就想起自己以前也被类似的话拒绝过,而现在他也要以同样的方式让另一个人死心。然而不同点在于,他总能影影绰绰地感觉到我爱罗对他的言不由衷,但他对她不是。

“是借口吧?”

鹿代愣了愣。

没等他开口女孩又续道:“有喜欢的人了什么的,是拒绝我的借口吧。我可以看得出来,前辈其实根本没有喜欢的女孩子。”

“啧,这些事没你想的那么简单啊。”鹿代有些头疼对方的锲而不舍,却又无法说出实情。

“在有足够的理由让我死心之前,我不会放弃的。”

鹿代扭过脸盯着会场,从余光可以看到对方投来的坚定眼神,然而这只让他感到更加烦躁。

*

我爱罗今天又走神了。

他其实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只是脑袋里一直反反复复闪现着鹿代和女孩交谈的样子,每每出现,他的心里就更堵一点。

但另一个当事人却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结束之后在会场门口等他一起回家,但一路上却一句话都没说,更别提对先前的事作什么解释。我爱罗一时也想不到有什么话好说,只能由着心里一团无名火燃烧。

可说回来,他又需要什么样的解释?

鹿丸一看到刚回家的我爱罗就发现了他明显阴沉下去的脸。

虽然平时的我爱罗话也不太多,但现在明显身边环绕着低气压,只是坐在一边吃饭都可以觉得自己透不过气来。

为了打破这莫名的尴尬,鹿丸干咳了一声准备说些什么,却被鹿代抢先开了口。

“我爱罗舅舅等会有空吗,吃完饭我想和舅舅比试比试。”

“好。”我爱罗面无表情地答应了。

他们两个究竟发生了什么啊,木叶的天才军师也不禁困惑地皱起眉。


鹿代这段时间对我爱罗一直都主动得紧,甚至可以说有些肆无忌惮,虽然我爱罗也会时不时地有些回应,但鹿代依然不能确定那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所以他突然决定晾一晾我爱罗,也可以趁机试探他的态度。

但一看到我爱罗真的如他所愿黑沉着脸,他却有些揪心,一下子便破了功:“舅舅,你生气了吗?”

“没有。”我爱罗避开他的眼神,回答得太过斩钉截铁,反而让人一眼就看穿了他的口是心非。

“真的?”

“鹿代,我只是觉得你不该把精力都花在我身上,”我爱罗语气软了下来,“假如,我是说假如我也喜欢你,这也是没有结果的事情。倒不如——”

“不如什么?”鹿代脸色突然沉了下来,目光紧紧盯着他。

“那是个不错的女孩子,不如就接受她吧。”

鹿代瞪大眼睛,心里咯噔一下,他平复了几秒才开口道:“我爱罗你认真的吗?她才十二岁!既然你觉得我可以去接受她,那你呢?你为什么不能考虑接受我?”鹿代抓住了他的肩膀,追问道,“还是说,你吃醋了?”

我爱罗一惊,下意识挣开了对方的束缚,“别开玩笑了!”

鹿代的表情僵在脸上,随后缓缓收回手,神色突然平静了下来,他从口袋里勾出一支苦无,在指尖转了一圈后牢牢握紧。

“既然这样——”

要开始了吗。他看着鹿代出手,意料中的攻击并没有向他袭来,而是转了方向直直地对准他自己的心口刺去!

“鹿代——”

我爱罗心里一沉,沙流瞬间大量涌向鹿代想要挡下这个源于他自己的攻击,可沙子却扑了个空。与此同时,一个声音突然从他身后响起,“就算是救我,也不必将自身防御造成缺口吧。”

我爱罗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便感觉自己的身体无法动弹。他一下子明白原来之前的那个是用影分身制造的假动作,而本体趁着自己防御减弱的时候用影子控制住了他。

“你真的一点都不喜欢我吗?”

“我……唔……”我爱罗刚想说些什么便感觉嘴被堵上了,不同于曾经浅尝辄止的亲吻,鹿代这次迅速地翘开了他的牙关,舌尖粗暴地探了进来,避无可避,自己的舌头也只能被迫与对方纠缠。

我爱罗感觉自己心脏快要跳出来,脸色也有些潮红,他试着挣扎了一下,然而鹿代的查克拉已经不是他可以轻易挣脱的程度了。

他没有操控沙子,因为那样肯定会弄伤鹿代。慌乱间他一口咬上了对方的侵略,瞬间血腥味在口腔里扩散。

疼痛来得猝不及防,鹿代闷哼一声快速撤回,结束了亲吻的两人呼吸都有些粗重,我爱罗看着对方被自己咬破的嘴,心里莫名有些愧疚。

鹿代解开了对我爱罗的束缚,后退了两步,嗓音有些沙哑:“对不起,明明说过不会强迫你的……”他用手背拭去了血迹,转身便打算离开。

“你们比得怎么样啦?”手鞠突然笑吟吟地推开门走出来,正好撞见往回走的鹿代,“咦,比个试你嘴怎么还破了?”

“啊,不小心摔的。”鹿代舔了舔唇,“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回去了。”

“这孩子怎么奇奇怪怪的?”手鞠叉着腰。

我爱罗神色复杂地望着鹿代的背影,默默地在心里补全那句没能说出口的话。

——我……不可以喜欢你。

-
总觉得这章剧情放飞得太厉害了 改了好久都是一股mdzz感 自暴自弃不打tag 看到随缘(你
对于思维跳脱的人果然还是短篇好写嘛qaq(躺平(往身上撒盐.gif

 
评论(7)
热度(26)
© Nighte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