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不挖坟!T T

关于

(代我)如梦非梦14

14
长夜未央。

眼前是单调无比的天花板,如果目光也能有什么特殊力量,那上面一定已经千疮百孔了。

我爱罗的心情直到现在还没有平复下来,嘴里还残存着不属于他的血腥味,好像时刻在提醒他刚才发生的事。一闭眼就是鹿代被他推开时那个失落至极的眼神,让他心里有如同被小刀剜过的痛楚。

他发现自己越来越无法抑制对鹿代的感情,尤其是看到他和那个女孩在一起的时候,很少有事情会让他这样焦躁。可他应该做的不是看着鹿代慢慢长大然后结婚生子吗?这样的口是心非他究竟还能硬撑到什么时候?

我爱罗翻了个身,抬眼刚好看到了那把被他偷偷拿回来的苦无。

鹿代用它刺向自己的那心惊肉跳的一幕仍在他脑海里翻涌着,有凉意从他心里冒出来。或许鹿代早就料到直接攻击对他不会起作用,所以用这种方式寻找突破。很显然他得逞了,我爱罗无意识间就发动几乎所有的沙子,相当于把自己的恐惧暴露无遗。

是的,他怕了。我爱罗不敢想下去,只知道无论如何他都不能让鹿代陷入危险。

所以当他终于忧心忡忡地陷入睡眠中,果真做了个很糟的梦。这梦他最近也做过,可即便如此对他的冲击却不减半分。

因为梦里鹿代又一次在他的怀里死去了。

*
我爱罗不厌其烦地一遍一遍扫视着会场,仍然没有看到鹿代的身影,明明今天很早就听见他关门的声音。

做了那样的梦总让他有些心神不宁。坐在一边的鸣人也注意到我爱罗的紧蹙的眉头,他有些关切地问道:“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我爱罗一愣,眉头一下子舒展了开来,回答得有些敷衍,“没事,我很好。”

“那就好,大概是我想多了。”鸣人笑了笑,没有多想,放心地扭头继续盯着场下。

我爱罗沉默着攥着衣角,犹豫好一会才故作自然地问出口,“嗯?今天鹿代没有来吗?”

“噢,他呀,”鸣人压低了声音,“我叫他帮我去写中忍考试的闭幕结词了,嘿嘿,不要告诉别人啊。”

“嗯。”我爱罗暗暗松了一口气。

“火影大人。”

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忍者,看来是传递情报的,他压低音量凑近对鸣人耳语着什么,鸣人愉悦的神情一下子凝在了脸上。

“这件事务必要保密,现在木叶人员混杂,散播出去只会造成更大的麻烦,”鸣人双手指间交叠在桌上,眉头紧锁,语气也严肃了起来,“对了,叫他快点准备好去火影室。”

等吩咐完所有事项,鸣人有些心急地抓住我爱罗的手臂,低声道:“不好了,禁术秘卷失窃了。”


鸣人在办公室里心焦地踱来踱去。

“你先别太着急,好在发现得早,那个人应该还没走远。”我爱罗宽慰着鸣人,“有需要的话我也可以帮忙。”

“对方就是看准了这个时机来的,”鸣人有些懊恼地自语道,“能轻易地偷走想必他已经密谋已久,果然中忍考试不能在兵力上有所懈怠啊,我真是太大意了。”

“先想办法弥补才是。”

这时一个带着面具的暗部成员迅速推门进来,我爱罗一眼就认出了他,和他第一天来木叶看到的那个暗部是同一个人。

依然是那股他说不清的熟悉感,虽然他的衣服上没有家徽或者别的标记可以辨别明他的身份,我爱罗依然感觉自己应该认识他。

对方似乎也注意到了他,对上了我爱罗的视线又极快地偏过头去,安静等待鸣人的指令。

“禁术秘卷失窃了,现在需要你去侦查,”鸣人走上前去搭上他的肩,神情严肃,“这次行动你的队友都不在,所以只能单独行动,记住,务必要量力而行,以确定目标为主要任务。”

鸣人的话里包含一种暧昧的感觉。我爱罗暗自思忖着,似乎鸣人对这名暗部格外关照,难道他是博人吗?但是对方的黑发让他立刻否决了这个想法。

“明白了就即刻出发吧!”

暗部轻轻点了点头,便退了出门。

然而暗部没有发现,有一缕细沙环绕在他的腿边,无声无息地逸进了他的苦无袋里。

*

天出奇得好。湛蓝的苍穹仅有片缕如棉絮般的云彩飘过,阳光透过繁茂的树叶斑驳了一地的碎影,偶尔有雁鹰呼啸着略过打破了这一地宁静,在层层叠叠的林间回荡着残响。

树叶震颤着发出沙沙声,有脚步轻盈地跃上了枝桠,用力一蹬后,树叶声又渐渐复归于平静。

有一个人影在林间极速前进着,看似平静的四周却潜伏着危机,暗部警觉地侦查着身边的异样,身体也微微紧绷起来作好了应战准备。

突然嗅到了一股不一样的查克拉气息,暗部一惊,抬眼只看到有两支手里剑正朝着他的面门袭来!

他迅速从包里勾出来一支苦无,用手臂横挡在面前,金属发出刺耳的撞击声,被弹开的手里剑深深切入了树枝,而暗部则向后弹开稳稳落在了地面上。

“反应挺快的嘛。”人未及而话至,不知从何处传来的话语让暗部微微皱起眉头,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自己早已暴露在对方的视线里。

“让我看看你有多少能耐吧,水遁·水龙弹之术!”
话音刚落,便能听到水流极速聚集的声音,随即化成龙形倾泻而下。暗部没有闪躲,手上结印的动作飞快,瞬间黑网在他四周围成了半圆挡下这波水流攻击。

“什么嘛,原来是玩影子的小鬼。”雾忍从水滩里现了身,语气里有几分挑衅与轻蔑,“虽然今天天气还不错,不过想要打败我,你还差得远。”

“哦,那就试试看吧。”

慵懒的声线却包含着不容置疑的自信,那分明就是鹿代的声音。

他从黑影的防卫中缓缓起身,牢牢握紧了手里的苦无,抵挡这样一波强力攻击让他难免有些吃力,面具下的脸上冒出不少汗来。

那个雾忍不是没有资格说出那样的话来,所以他必须快些做好完备的应对策略。

“那就让我看看你有多少实力吧。”雾忍看上去无比轻松,说话的间隙又迅速结好了印,“水遁·雾隐之术!”

很快,雾气便弥漫了林间,他低头看了看地上,发现阳光已经全数被雾气挡住了,地面一片混沌,已然看不到什么影子了。

原来是想靠这种方式限制他的术吗,鹿代勾了勾唇角,作好了一副迎战的状态。

可惜还是差了一点。

“哼,没有影子的你还想靠什么来反击?”雾忍的声音突然从鹿代身后传来,他单手释放查克拉,制造出一个巨大的水球,将鹿代紧紧束缚在其中,“水遁·水牢之术!”

与此同时他迅速分出了一个分身,瞬间抽出背上的武器向水牢砍去。水牢瞬间瓦解,四散的水花里却没有意料中的鲜血喷溅。

“影分身吗。”

鹿代的本体早已躲在枝叶间,拖延了一些时间再加上对方施的术,已经使得林间的雾气消散掉了一些。他看着脚下,发现影子已经可以渐渐显出形状来。

影子从他脚下一根一根如触手般冒了出来,灵巧地勾出他包里的苦无。鹿代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卷轴,解开封印后便出现了手鞠的三星扇。

从影分身消失的地方他可以依稀判断出雾忍的位置。他迅速打开扇子,大力一挥,夹杂着苦无的风遁瞬间向雾忍袭去。

“什么?!”雾忍显然没料到这突如其来的攻击,等反应过来已经陷入了风遁中,堪堪稳住脚步。

“谁告诉你我只会玩影子的?”雾气已经散得差不多了,鹿代并没有收起影子,它们经过阳光直射变得更加有力,他起手结印:“影缝术。”

收到指令的影子瞬间一拥而上,如利刃般一根一根穿透雾忍的身体,对方甚至还来不及惊呼,便能感觉到血液从身体上汨汨流出,最后重重地倒在地上停止呼吸。

得手了。

鹿代从枝桠上跃下,大口地喘息,身上也已经淌满了汗水,施这几个术花费了他不少查克拉,要是没有得手就糟了。

他俯下身伸手在那具千疮百孔的身体上摸索着,完全被血液浸染的衣服的触感有些恶心。他仔细搜索了每一处,却没有发现禁术秘卷的存在。

正当他疑惑地拧起眉头的时候,抬眼蓦地发现有一股巨大的水流将他推了出去,这时他才若隐若现地感受到身边还有另一股强大的查克拉。

“谁告诉你你想要的东西在这个废物身上?”不知从何而来的戏谑声音让鹿代心头一紧,难道他刚才一直都在吗?还来不及思考更多,便感觉自己的背重重地撞在树干上,嘴里瞬间涌满了腥甜的味道,而后整个人随着引力落到了地上,连面具都被震碎了。

“去死吧!”

-
依然在放飞的一章,小小地撒一撒狗血。我just好想好想好想看暗部鹿代但是又画不来只能写写过过瘾了让我先吸一吸(瘫倒
突然发现鹿代好像一直在受伤?orz(我的锅
明天又要上课了可我还没写完 动作怎么可以这么慢(哭唧唧

评论(8)
热度(25)

© 薄和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