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ghtea
我根本不会搞闯作
 

《Hit Man|这个杀手不太冷(杀手paro)①》

预警【注意闪避】:①角色死亡、②私设无甥舅关系、③流水账。

说明:

  1. 割肉种地送温暖向。

  2. 部分引用《Leon》的镜头。

  3. 日更,一周内完结。小学生文笔,ooc,慢热。

——

Chapter X

老式出租公寓。


屋子里漆黑一片,老旧彩屏电视上微微闪动的光是这死气沉沉里的唯一生气,屏幕上跳跃着富有年代气息的纹线,模糊的画面仍依然依稀可见,新闻男主播毫无波动的声线一同往日透着如同丧偶多年般的冷漠。


毕竟也都是些与他无关的事情罢了。


“……根据最新报道,昨日傍晚,我市西郊一废弃工厂发生爆炸,事故共造成十六人死亡。经初步调查此次爆炸是由人为造成,让我们联系一下事故现场的玛蒂尔达女士。”


“好的,我们可以看到……嘶嘶——”画面突然扭曲了几下,连线女记者的声音也变成怪异的语调,屏幕挣扎般跳动着,在黑暗的空间里格外刺眼。“呲啦”一声后,画面消失了,只剩下令人头皮发麻的雪花纹。


故障画面就这样被久久地定格着,不知过了多久,年迈的老电视机像是收到指令般突然关闭。


房间一下子陷入死一般的黑暗与沉寂。



Chapter 0

【4531 AshAvenue.】


男人垂头最后确认了一遍地址,从风衣口袋里掏出一只打火机,熟练地拨弄了几下,火苗便迅速窜出,将纸条舔得只剩灰烬。


视线透过车窗是不断后退的闹市街道,光怪陆离的店面,熙熙攘攘的人流,推拉门每天无数次的摆动,如此便营造出繁华绮丽的氛围。


然而这样的表象下又有多少人意识到掩藏在背后如蛆附骨的本质。从未有人会想到他们每天路过甚至踏入的地方竟然会藏有一个秘密黑市。那并不是一个普通的黑市,因为那里只提供活人,更确切地说,是被以各种途径幽禁的未成年少男少女,以拍卖的形式,价高者得。


只要被关进那里,就意味着人权已经从身体里剥离,他们仅仅是商品,活着为了满足财主的特殊癖好而成为一个泄欲工具,仅此而已。


真是荒诞又恶心。


“到了先生。”的士司机靠边停车,看着内后视镜提醒着后座的男人。


男人回过神来,双指夹了张纸钞递给司机,“不用找了。”说罢便戴上墨镜开门下车,毫无拖沓的动作甚至还来不及让司机从得到意外之财的惊喜中缓过神来。


微风吹散了男人的红发,他耐心地把它们重新捋到耳后,拢紧风衣,径直走到一个毫不起眼的店铺前,推门而入。如同沿途所有的店铺一样,这里也陈列着各式各样的商品。他微微低头一路走到底,拐弯没多远便是楼梯,旁边的墙上贴着张年代久远的海报,边角卷皱,泛黄的色调让画报女郎的笑容变得阴暗又怪异。


他没有上楼,而是小心地环顾四周。确认没人能看到自己后,对着墙有规律地敲了几下,发出清脆的声响。


很快暗门就被打开了,门口由一个戴着墨镜的黑人保安守着,身材精壮显然是受过特殊训练,他一踏入,门就被立即关闭。眼前是通往地下室的楼梯,端着酒和烛台的服务生走上前来迎接他,嘴角噙着暧昧的笑,“先生,拍卖就要开始了,请跟我来。”


昏暗逼仄的楼梯尽头是一间可以容纳三十人左右的小礼堂,装修得倒是颇有些靡丽,一抬眼便是充满古典欧洲风情的水晶吊灯,不断在晶体里反射的明晃晃的光就像正午的烈日般刺眼,绘满壁画的墙上点缀着精致的红铜烛台,火苗平稳地曳动燃烧。


毕竟是个充满油水的勾当,装饰得华丽奢侈一些也是自然。那么吃饱喝足的老鼠,是不是也已经到了最松懈的时候?


参加拍卖的人已经就坐得差不多了,基本都是些出没于毒品与情色行当的熟悉面孔。男人挑了个角落里的位置坐了下来,在这里刚好能保证他的视线不受阻碍。他可以看到前方案台上蜷缩着一个赤身裸体的男孩,一动不动像是昏了过去,手脚上的镣铐束缚了他的自由,被铐住的地方泛着暗沉的淤青,其他地方倒是没什么伤痕。


看来他就是今天的商品了。


“请用,先生。”


男人礼貌地接下服务生递来的酒杯,抬眼看着一个穿着暗红色西服的人走到了台上。他玩味般地轻轻晃了晃手里的酒。


要开始了。


和其他所有的拍卖并没有什么不同,唯一的区别仅仅是这里在进行一场金钱与骨血的不平等交易,有人什么都不需要付出,有人却失去了自己的一切。


不过这种荒唐很快就该结束了。


拍卖的气氛很快活跃了起来,耳边是此起彼伏的叫价声,鲜少身处嘈杂之地的男人微微皱起了眉,却只是仰头抿了一口红酒,仍然保持缄默。


“我出三十万!”突然拔高的音量有一瞬间震住了整个礼堂。


“你疯啦乔伊斯,你居然花那么多钱去买个男孩!”坐在他身边的男人急忙扯了扯他的袖子,浅棕色的眼睛瞪得圆溜溜的。


“冷静点伙计,你瞧瞧他,这亚洲人的皮相可真是新鲜,看那个紧致的小屁股干起来一定很刺激!”名叫乔伊斯的男人捻了捻胡子,淫荡地笑了起来,露出满是黄渍的牙齿。


“新鲜是新鲜,可我还真没想到你居然有这种癖好,小女孩都已经满足不了你了么?”


“嘿嘿,偶尔也想换换口味了。今天这个小可爱我是要定了。”乔伊斯势在必得地说。


经验老道的主持人很快地反应了过来,“这位先生已经开价到三十万美金了,在座还有谁出比三十万更高的价吗?”他握紧了手中的拍卖槌,时刻准备着敲响。


“五十万。”


一直沉默着的男人突然开了口,稍显低沉的嗓音却让会场的气氛再次凝固,甚至可以听到倒吸冷气的声音,毕竟一个性奴被抬高到这样的价钱实属罕见。透过墨镜可以看到那个乔伊斯正回头瞪着他,显然是没料到半路会杀出一匹黑马,愕然的脸很快变成了气急败坏。


“你你你想和我抢人?!你算老几?”


男人隔着墨镜睨了他一眼,又置若罔闻地等待主持人一遍一遍地重复价格。那一眼看得乔伊斯心里一阵恶寒,他的来头肯定不小,乔伊斯可以这样肯定。然而等他再次回过神来拍卖已然一锤定音。


“五十万成交!”


男人放下酒杯,起身向前走去,一身纯黑色风衣衬出他的气质不凡。


“妈的,真见鬼。”乔伊斯看着男人的背影只敢恶狠狠地嘟囔了一句。


“先生付支票吗?”


“嗯,”男人点了点头,将手伸进了风衣内插袋里摸索着,“不过,”原先平和的表情瞬间冷了下来,墨镜后的如利刃般的目光让人不由得心生寒意,毫无起伏的语调昭示着死亡的讯息,“就看你有没有命拿到了。”


“砰——”主持人的身体被震得晃了晃,随后重重地歪倒在了桌上,眉心的窟窿不断地涌出血来,在桌面上聚成一滩并且不断扩散。满是血污的脸上还挂着刚才的笑容,仿佛在生命最后一刻仍对自己将要死去这件事仍一无所知。


这一声枪响宛如一声惊雷般回荡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刚刚还悠闲议论着的宾客都被吓得脸色煞白作鸟兽散,生怕下一个不幸降临在自己身上。


坐席上蹭地站起了一个人,满身肥肉因为激动而来回地颤着,粗大的手指用力地指着男人:“不好!他想黑吃黑!该死的,快,快给我抓住他!别让他跑了!”


这么快老鼠就已经出现了吗。


男人敏捷地侧身躲过几发子弹,不知何时准备好的玻璃珠准确地弹中了离他最近的保镖眼睛里。趁着对方在捂着眼睛惨叫时,男人跃起抬脚重重地直踢他的面门,体型巨大的保镖立刻被男人控制住挡在身前,周遭密密匝匝的枪声响过,保镖已然满身血窟,透过他的肩膀男人开枪抹去了一个目标。


没有利用价值的肉盾被随意地扔在地上。男人向前一闪,将自己藏身于柱子后方。抬手便击中了正冲向他的另一个保镖,他歪了歪头,又曲肘用力一顶背后偷袭者的肋骨,同时枪声的巨响就在耳边炸起,面前的保镖瞬间中弹身亡。


“吵死了。”男人的语气有隐隐的怒意,一手绕到背后抵着偷袭者的腹部连开三枪。男人背靠着柱子,根据周围的枪声判断自己的开枪时机,每一次扣压扳机几乎都能精准地击中目标的头部。


“你们这些没用的东西……!”


周围的人一个接着一个的倒下,意识到自己地的孤立无援后,老鼠脸上的横肉终于也因恐惧而颤抖了起来,他直勾勾地看着那些他所咒骂的对象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只觉得心底的凉意汹涌而来,双腿止不住地打颤。


凌乱的枪声渐渐平息了下来,破空一声枪响后,他只觉得自己脸上溅到了什么温热的东西,或许是他最后一位保镖的血液和脑浆的混合物也说不定。尚且发烫的枪口很快就抵住他的后脑,他猛吸了一口气,僵硬的脖子一动不动。


“你……你想要什么,钱我有的是——”


“你活得够久了,是时候送你些下地狱了。”男人凑到他耳边冷冷地打断。


透过余光他隐隐看到男人刘海下的红字刺青,霎时瞪大眼睛,吞了吞口水,声音有些颤抖:“你……你是……我爱——”


“砰——”


毫不迟疑的枪声过后地下室一下子就变得寂静。男人收起枪,单手摘下墨镜,露出了极深的黑眼圈,他垂头看着那个死不瞑目的老鼠,浅绿色的眼眸充满了不屑,“到此为止吧。”


成功完成委托后男人也不打算再久留,刚准备迈脚走人时,却听到身后有人在叫他。


“喂,这位先生,”年轻的嗓音传入耳朵,男人警觉地转过身去,才发现说话的是那个被拍卖的少年,“谢谢你啦。”经历了这样一次风波后的少年脸上并没男人想象中的惊惶,相反,此刻他正略显悠闲地盘着腿坐在桌上望着他,对于自己一丝不挂的身体也并无羞赧,反倒是男人有些不自然地移开了眼。


“我没有救你,我的目标只是杀了他而已。”


少年挠了挠脸,问道,“呃……这有什么不一样吗?”


“天真。”男人面无表情地说。


“那个,你可以带我一起走吗?”


少年的问题不免让男人有些诧异,他用一种吊诡的目光作为回应,而后缓缓向少年迈开步子,“从来没有人向我提过这种请求。你知道我是谁吗。“男人在少年面前停下脚步,”况且,我也没有这个义务去养一个拖油瓶。”


“我知道。”少年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他,“你是个杀手,我喜欢杀手。”


男人凑近了才注意到少年的眼睛,那是几乎同他一样的颜色,不同于充满戾气的自己,那双眼好看又明亮,清澈得不含一丝杂质。男人有些晃神,不得不承认他有那么一点被吸引了,他不禁想到这样的眼神自己是否也曾拥有过。


突然从上方传来的并不响亮的警笛声拉回了男人的思绪,他有些后悔自己在这里白白耗了太多时间。


“警察就快来了,我知道这里另一道暗门,我来带你出去。”少年几下便卸掉了那些阻碍他行动的镣铐,从桌上跳了下来,揉了揉发僵的手腕。


男人心里一惊,“你有这样的本事,怎么还被关到现在?”


“我连家都没有,逃出去了也不过是风餐露宿吧。”轻描淡写的语气仿佛在说与自己无关的事,少年顿了顿,续道,“我或许可以帮你不少。这样的话,我还算个拖油瓶吗?”


男人脱下了风衣披在他身上,“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的眼里涌现出光彩,迅速穿好了这件还带着男人体温的风衣后,他露出一个慵懒的笑容。


“奈良鹿代。”

——

本来想写个短篇的,结果开了个头就4000字了,剧烈尴尬……就当成一篇小连载吧(囧rz

第一次写杀手paro,估计很烂…………话说tag里还有人吗(


 
 
评论(11)
热度(48)
© Nighte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