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ghtea
我根本不会搞闯作
 

《Hit Man|这个杀手不太冷(杀手paro)⑥》

预警【注意闪避】:①角色死亡、②私设无甥舅关系、③流水账。

说明:

  1. 割肉种地送温暖向。

  2. 部分引用《Leon》的镜头。

  3. 日更,一周内完结。小学生文笔,ooc,慢热。

——

再次预警:

  • 辣鸡作者文力极弱,插刀失败。

  • 这更将近7k,就像裹脚布那样长。

  • …………你将看到史上最智捉的反派。

  • 主线基本就此结束。

  • 不知道说啥好了作者此刻有点想把自己埋进土里(

——

Chapter 6

我爱罗准备起床的时候刚好看到鹿代开门进来。后者将手里的皮箱随手放到桌子上,走近床沿俯下身替他理了理睡得有些乱糟糟的红发,而后在他唇上落下浅浅一吻。


他们现在算是...

《Hit Man|这个杀手不太冷(杀手paro)⑤》

预警【注意闪避】:①角色死亡、②私设无甥舅关系、③流水账。

说明:

  1. 割肉种地送温暖向。

  2. 部分引用《Leon》的镜头。

  3. 日更,一周内完结。小学生文笔,ooc,慢热。

——

Chapter 5

这次的目标是个来头不小的逃犯。我爱罗对他早就有所注意,并不是因为他们曾有过什么过节,而是最近他在这座城市犯下了多起连环杀人案,连电视新闻上都常常会滚动播出他的照片,想让人忽视都难。


不同于我爱罗这种职业杀手,他杀人更多出自于自身的虐杀欲望,在他手上杀死,或者说玩弄的人无一例外死状极惨,尸体脸上往往挂着惊恐无比的表情,难以想象他们在死前究竟经历了多少悲惨的酷刑。


这种人...

《Hit Man|这个杀手不太冷(杀手paro)④》

预警【注意闪避】:①角色死亡、②私设无甥舅关系、③流水账。

说明:

  1. 割肉种地送温暖向。

  2. 部分引用《Leon》的镜头。

  3. 日更,一周内完结。小学生文笔,ooc,慢热。

——

Chapter 4

在养伤的一个多月里,我爱罗算是赚足了不少闲云野鹤般的日子,毕竟在杀手界他也能称得上是个工作狂,尽管这听起来不免让人感到惊悚。而鹿代就不一样了,每天不光要被盯着训练,还要兼包料理一日三餐,不过往日怕极了麻烦的少年也不知不觉间变得殷勤起来,至少在他面前是这样的,更罔论从他嘴里再次听到什么抱怨的话语。


晚上也渐渐开始习惯多了一份体温的床铺,半夜惊醒的次数也日益缩减归零。我爱罗从来...

《Hit Man|这个杀手不太冷(杀手paro)③》

预警【注意闪避】:①角色死亡、②私设无甥舅关系、③流水账。

说明:

  1. 割肉种地送温暖向。

  2. 部分引用《Leon》的镜头。

  3. 日更,一周内完结。小学生文笔,ooc,慢热。

——

Chapter 2

就这样,我爱罗开始培养鹿代如何成为一个杀手。


鹿代很聪明,虽然嘴上时常挂着麻烦,但不管对于枪械还是冷兵器的使用都有极高的领悟力。原本只是打算先把他训练到在行动中可以自保的程度,可少年的进步速度远高于他的想象。短短三个月的训练,他的身手甚至不是我爱罗可以轻易压制的了,虽说人到中年自己的身体机能的确略有退化,但如果将其潜能完全挖掘,鹿代绝对可以成为一个毫不逊色于他的杀手。而他需...

《Hit Man|这个杀手不太冷(杀手paro)②》

预警【注意闪避】:①角色死亡、②私设无甥舅关系、③流水账。

说明:

  1. 割肉种地送温暖向。

  2. 部分引用《Leon》的镜头。

  3. 日更,一周内完结。小学生文笔,ooc,慢热。

——

Chapter 1

夕阳的余晖从窗帘的罅隙中渗了进来,我爱罗低头擦着枪,脑子里又泛起了先前的记忆,他突然又有些犹豫把那个来历不明的鹿代捡回来到底算不算明智,这是他第一次作这么冒险的决定。尽管开锁的本事对他而言的确是个不小的诱惑。


以及那双眼睛……


“吃饭咯。”鹿代的声音从厨房传来。


我爱罗愣了愣,习惯了独居二十多年只吃方便食品的生活,多少有些不太适应多了个同居人的存在,还是个可以帮...

《Hit Man|这个杀手不太冷(杀手paro)①》

预警【注意闪避】:①角色死亡、②私设无甥舅关系、③流水账。

说明:

  1. 割肉种地送温暖向。

  2. 部分引用《Leon》的镜头。

  3. 日更,一周内完结。小学生文笔,ooc,慢热。

——

Chapter X

老式出租公寓。


屋子里漆黑一片,老旧彩屏电视上微微闪动的光是这死气沉沉里的唯一生气,屏幕上跳跃着富有年代气息的纹线,模糊的画面仍依然依稀可见,新闻男主播毫无波动的声线一同往日透着如同丧偶多年般的冷漠。


毕竟也都是些与他无关的事情罢了。


“……根据最新报道,昨日傍晚,我市西郊一废弃工厂发生爆炸,事故共造成十六人死亡。经初步调查此次爆炸是由人为造成,让我们联系一下事...

《(代我)如梦非梦14》

14
长夜未央。

眼前是单调无比的天花板,如果目光也能有什么特殊力量,那上面一定已经千疮百孔了。

我爱罗的心情直到现在还没有平复下来,嘴里还残存着不属于他的血腥味,好像时刻在提醒他刚才发生的事。一闭眼就是鹿代被他推开时那个失落至极的眼神,让他心里有如同被小刀剜过的痛楚。

他发现自己越来越无法抑制对鹿代的感情,尤其是看到他和那个女孩在一起的时候,很少有事情会让他这样焦躁。可他应该做的不是看着鹿代慢慢长大然后结婚生子吗?这样的口是心非他究竟还能硬撑到什么时候?

我爱罗翻了个身,抬眼刚好看到了那把被他偷偷拿回来的苦无。

鹿代用它刺向自己的那心惊肉跳的一幕仍在他脑海里翻涌着,有凉意从他心里冒出来。或许鹿...

《(代我)如梦非梦12》

12
“啊?”

站在看台上的鹿代难得有一些呆滞。他在带新人的时候见过这个女孩,可也仅仅有几面之缘,连单独的交流都没有过。就算是想要得到认可,对象也不该是他这个陌生人吧?

“我说啊,你们认识吗?”鸣人也因好奇忍不住转过头来问他。

鹿代收回了视线,摊了摊手,“谈不上认识,不过是考试期间见过几次面。真奇怪啊,突然对我说这种莫名其妙的话。”

鸣人若有所思地又回头看了眼,察觉到少女退场时恋恋不舍的目光,突然了然地笑了笑,“嘛,毕竟都是到了青春期的孩子们,克制不住内心的悸动也是没办法的事啊。”

鹿代听出了鸣人话里的意思,瞥了眼场内,刚好和女孩对上了目光,女孩脸上的笑瞬间又灿烂了起来。

“不会的吧,这种麻烦的事。”

鹿代面...

《(代我)如梦非梦11》

11
虽然新人们的笔试早早结束了,可鹿代的工作还在继续。统计通过人员的名单,帮忙布置下一个试场,等忙完回家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鹿代将脚步声压得很轻,路过父母房间的时候往里面瞟了一眼,和意料中的一样,他们都已经睡下了。他继续向前走,径直经过了自己房间,在另一扇门前站定。往下看了一眼,发现没有光线从门缝里透出来。

他想伸手开门,但一想到或许会惊动对方便又收回手,转而结了印。随即便有影子攀上了把手替他拧开了把手,全程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房间里一片黑暗,只有从窗外透进来的隐隐光线,他小心翼翼地半摸索着走了进去,到床边才站定,视线停留在沉睡之人身上。微弱的月光打在我爱罗的脸上,模样安静又美好。

他忍不住俯下身亲...

《(代我)如梦非梦10》

10 心思
一定有哪里不对。

他不是没有意识到鹿代对自己的过分温柔,但他曾以为都是自己荒谬的念头。

喜欢。他第一次感觉自己离这个词那么近。不同于以往向自己表达爱意的女性,那是来自鹿代的,身体里流淌着相同血液的人,他们之间的喜欢,怎么说也不该越过亲情的界限,但现在鹿代的的确确对他说了喜欢。他觉得不可思议,甚至忘记挣脱对方的怀抱。

“你……是不是弄错什么了?”

“我喜欢了你十几年,绝对不会搞错的。”

鹿代的语气笃定得好像在阐述真理,让我爱罗连再次质疑的底气都没有。他怔怔地看着前方,惊愕到说不出一个字。十几年,这是多可怕的跨度。记忆回溯到所有与鹿代有过交集的片段,那些一直在他心间温存的回忆,仿佛在一瞬间全部变了...

《(代我)如梦非梦09》

09 表白
木叶的街道比砂隐漂亮很多,然而细究起来除却单调乏味的黄沙似乎也并无不同。

我爱罗走得很慢,但他其实没有什么观赏兴致,只因一想到也许马上会碰到鹿代心里就乱作一团。晃神间却惹得街头的少女们侧目,意识到自己的身份后他不得不加快脚步,很快便来到了奈良家门口,他抿了抿唇,犹豫着还是伸手敲了下门。

开门迎接的是手鞠,她有些兴奋地扑上来搂住他,道:“好久不见啦我爱罗,真是的等你好久了,快进来吧!”

看着浑然不知的手鞠,负罪感也如同毒蔓般束缚着他,他心虚却故作镇定地走进屋里,极快地扫视了一遍客厅。鹿丸和勘九郎正坐在客厅闲聊,鹿丸对他招了招手:“啊,是我爱罗来了呀。赶了几天路很辛苦吧,请坐。”

他没有看到鹿代...

《(代我)如梦非梦08》

(肥肠粗糙的过渡)
08 未明
等回到木叶已经是三天后了。

如果按照原定计划,应该是他在砂隐呆个两天,然后再装作刚完成任务的样子回来,虽然不知道这件事会不会被日后提起,但至少现在在父母面前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然而现在,鹿代瞄了眼身边的勘九郎,心里有些苦恼,既然他来了势必要一起回家叙旧,然而他却没有理由对此阻拦。

啊,真是麻烦。

所以当鹿丸开门时,惊讶过后留给他一个饱含深意的目光,也在鹿代的意料之中。

听勘九郎说鹿代去了砂隐,手鞠倒也没起什么疑心,毕竟他的确是很久没有和他的舅舅们见面了,要说顺带去探望也很正常,只是有些奇怪鹿代被特意护送回来这件事,虽然带伤但自保还是不成问题,我爱罗是不是太宠他了一点。

而鹿丸一...

《(代我)如梦非梦07》

07 情欲(下)

这次车真的开完了(


终于开出了自己的第一部车!虽然并不是很稳(

讲道理越写越觉得自己文力太弱了 因为怕撞梗我也很久没吃粮了qaq

啊 腿肉真的是太难吃了 想念以前当白票的日子(你

《(代我)如梦非梦06》

06 情欲

车!车!车!

才知道子博已沦陷的我内心痛苦不堪(

新手司机第一次开车心里很方,卡文卡的快哭了(

ooc有,槽点有,大概是压抑的鹿代x敏感的舅舅,请大家谨慎上车Orz(跑开

《(代我)如梦非梦05》

05 禁药
鹿代百无聊赖地看着公文,我爱罗刚来就赶去参加会议了,他只能留在办公室里帮他在文件上划划重点,冗杂的工作比他想象的还要多一些。比如这份,忍者学校的的硬件设施更换与费用预估,这都要风影亲自处理吗?

鹿代打了个长长的哈欠,一夜不睡果然有副作用,只是看了几份就提不起精神了。但回忆起对方美好的睡颜,便觉得自己怎么都是值得的。

突然门口有了些动静,鹿代闻声抬头,发现进来的是个女忍。

她好像没料到风影室里还有鹿代的存在,表情有些惊讶:“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

鹿代挑了挑眉,“这种话应该是我问你才是。”

来人好像注意到了鹿代手臂上的护额,她确认般地问道:“木叶的人,啊,你就是奈良鹿代吗?”

“挺聪明的嘛,”鹿...

《(代我)如梦非梦04》

04 遮遮掩掩
洗完澡的鹿代窝在沙发上,滴着水的头发都被放了下来,耳朵充斥着浴室的花洒声。闭起眼睛,脑海不禁浮现出我爱罗洗澡的香艳场面。不好,不能再想了,他摇摇头想把这些想法甩开。

水声很快就停了下来。鹿代的记忆里我爱罗一直留着个重度偏分的发型,所以当他看到对方把刘海翻上去的样子连心跳都不禁加速了,而且我爱罗穿着略显宽大的白衬衫,第一个扣子没有扣上,恰到好处地露出锁骨。鹿代吞了吞口水,直到对方快察觉到自己的视线时,才匆忙移开了目光。

他将视线安放在自己的手指上,听着我爱罗在向自己走来,脚步声越来越近。

“鹿代,把上衣脱了。”我爱罗道。

“啊?”抬眼看到对方手上的纱布鹿代才反应过来,“包扎吗,这个我自己来...

《(代我)如梦非梦03》

03 谷雨正当时
“鹿代小心!”

井阵使出一招超兽伪画,短暂控制住对手,便迅速拉着鹿代往一旁躲去。不知为什么,总觉得鹿代今天做任务总有些急躁,和平时拖拖拉拉的样子完全不一样。就算是刚被任命为上忍也没必要这样拼命吧?

“真疼啊……”为了引敌人上钩鹿代硬生生扛下一波攻击,幸好只是受了几处皮外伤,还算值得。潜伏在敌人身边的一条影子突然如猛蛇般冲刺,缠绕着对方的身体,任对方如何挣脱却也只是徒劳。“啧……还好在查克拉耗尽前得手了。”

“以身涉险速战速决真不像是你的作风啊,鹿代君,”井阵做完战斗的扫尾工作后,便帮鹿代简易地包扎着伤口,“真是的,动作这么快,我觉得自己都没有用武之地了。难道刚当成为上忍就想要有所作为...

《(代我)如梦非梦02》

02 骨科挂号
重新举办的中忍考试很快就告一段落了。

作为鹿代第一天成为中忍的日子,手鞠也免不了为心爱的儿子庆祝一番,特地做了满满一桌佳肴,然而鹿代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尽管为这种小事消耗感情本就不是鹿代的作风。

中忍考试结束也就意味着,他就要回砂隐了。

分开或许是好的,阻断了常常见面这个前提,便不用压抑自己伪装成一副乖巧外甥的样子,也不必担心被父母亲察觉。可是比起暗无天日的想念,更希望的还是我爱罗总能时不时地出现在自己面前,用他一贯的温柔语调说着“鹿代又长高了呢”。

坐在饭桌前的鹿代感觉脑袋里很乱,嘴里的食物也变得寡淡无味,所以他没吃几口扔下一句“我吃完了”便离开了。

“嗳呀,明明这孩子才是今天的主角,那...

《(代我)如梦非梦01》

01 年少不轻狂

在第一百十九次听着博人喋喋不休地抱怨佐良娜的种种,鹿代终于忍不住打断对方道:“博人你啊,其实喜欢着佐良娜吧。不打算告诉她吗?”

正倒着苦水的少年一下子愣住了,一脸震惊地反驳:“哪有的事!佐良娜那个家伙又任性又暴力,一点都没有女人味,我怎么会喜欢这样的女孩子!”嘴上说着否定的话语,耳朵却控制不住地红透了。

无意中就发现了对方秘密的鹿代在心里叹了口气,却也并没有拆穿他。现在的自己又有什么权利说博人的不是,毕竟自己也没有向喜欢的那个人表明心意,啧,突然告诉他会吓到他的吧,真是让人头痛啊。

“那鹿代呢,有喜欢的人了吗?”博人转头问他。

不用回忆就能在脑中临摹出那个红色的身影...

© Nightea/Powered by LOFTER